第210章 红尘辗,谁的执念

小说:红颜依旧那么美作者:微羽轻扬更新时间:2018-12-16 22:56字数:450902

19岁的生日,楚语是在医院里度过的,她的意识已经很模糊,有时候甚至连父母都认不出来。

苏忆一直待在楚语的身边,缩成了小小的一团,没人的时候,他也会哽咽:“妈妈,你又要离开我么?这次要多久?”

楚语看着在枕边,那个眉目已经有几分像她的小孩子,微笑:“妈妈不离开你。”

苏忆擦擦眼角的泪:“嗯。”

其实楚语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体是有病的。

从某一年在烟雨河放花灯,她就知道了。

只是,面对着疼爱自己的爸爸妈妈,她不能那么狠心,也不能那么自私,从那时候开始,楚语就告诉自己,她要活的开心,要努力认真的活过生命馈赠给她每一天的生命。

现在,躺在病床上,她自己也能感觉得到,她大约是撑不过几天了。

苏泽每天都守在她的床边,疯了一般,没日没夜的看着医学院关于心脏病的书籍。

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语儿,等我,我会医好你。”

楚语吸吸鼻子,看着苏泽:“行了,别看了,让你医,我还没死都说不定让你给一刀处死了。”

楚语会这么说,一是因为她心疼苏泽,不想让他再为她做无谓的努力了,二是,她曾经亲眼看到过苏泽杀起东西来是多么的狠。

那是苏泽的一次实验课,楚语自己的家里呆着,觉得十分无聊,死乞白赖的要跟着苏泽去上他们的实验课。

她满心以为,医学院的实验课是很好玩的,等去了之后,才知道他们的实验课有多么的血腥。

苏泽他们男生就算了,楚语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生猛的女生。

那节课,楚语看了不到十分钟,就果断的跟苏泽说,她还是回去算了。

并且从此在心里留下深深的阴影,医学院的人,最好都不要惹。

苏泽摸摸楚语的脑袋,放下书,揉揉自己发红的眼圈,笑着问她:“语儿,你这辈子有没有特别想做,但是还没有完成的事?”

楚语想了一会之后,摇了摇头,她觉得这一辈子过的很好,有关心她的爸妈,有很好的朋友,还有最好的苏泽在她身边,她觉得很幸福。

看着苏泽,她忽然说:“我想要,想要嫁给你...”

苏泽握着楚语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只是轻轻地触碰了一下,她的无名指十分纤细,他说:“等你好了,我就娶你,好不好?”

楚语:“你是不是不想娶我啊?你明明就知道我好不了了。”

本来是很悲伤的气氛,楚语这么一说,苏泽的唇边瞬间挂了一丝无奈的笑意,他说:“好,那你等我,我现在就去买戒指,好不好?”

楚语微笑着点点头,她说:“一辈子就给一次的东西,你要好好挑啊,挑的不好看,我才不要戴。”

苏泽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浅吻,又流连到她的唇边,声音轻轻的说:“等我。”

楚语笑的眼睛弯弯:“好。”

苏泽离开后,楚语的眼睛审视过每一个站在病房里的人,她嘴角弯弯,努力想要留给他们一个最美的微笑。她知道,自己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刚才支走苏泽,不过是,不过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样子罢了。

病房里,明明有那么多人,却显得静悄悄的,没人说话,也没人出声。

楚语的父母只是在她的身边默默的坐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自己的女儿,仿佛要将她镌刻到最深的记忆里去。

舒鸣陪着苏泽出去了。

晋柯玉她们站在楚语的病床之前,眼睛里均是悲伤,刚开始,她们只是觉得楚语太过瘦弱了一些,并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会有这么严重的病。

病房里,唯一一个不觉得悲伤的,怕就是陈歌了。

她沉默着站在离楚语病床最远的一个角落,看着苍白无力的楚语,心中甚至有那么一丝庆幸,她觉得,这是老天给她的眷顾,终于要将苏泽身边的女孩带走了,接下来,她就可以独自拥有苏泽一个人...

或许,老天真的听到了她的祷告,不到半小时,楚语的心跳忽然剧烈的跳动起来,她闭了眼睛,甚至都来不及跟自己的爸爸妈妈说一声道别。

医生匆忙的将她送到了急救室。

病房里的楚语父母,脸色已如死灰,楚妈妈捂住胸口,哭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眼泪,只是呢喃:“语儿爸爸,她这次怕是真的要离开我们了,我感觉到了,我的孩子...”

楚爸爸抱着楚妈妈,从来不曾流过一滴泪的楚爸爸眼眶突然湿润,看着自己脆弱的妻子,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不要哭,就算语儿要走,我们也要让她走的安心一些,宠了她一辈子,我们要让她知道,直到她离开,我们都是将她捧在手心里的。”

楚妈妈点了点头。

她从袖子里拿出一截红绳,默默的放到了楚语的病床之上,这是每年他们为自己的孩子祈福的续命绳。

晋柯玉与已经大着肚子的云曦走到楚爸爸和楚妈妈跟前,哽咽:“叔叔,阿姨,如果小语真的走了,我们会当你们的女儿,小语她那么可爱,那么漂亮,她不会舍得离开我们的。”

楚妈妈握着她们俩的手,点了点头。

另一边,苏泽疯了一般闯进了一家卖钻戒的店子,他急急的跟店员说:“给我一款最好的戒指。”

店员有些被他吓到,站在戒指柜台前的导购,看到这个帅气的男孩闯进来的时候,她就有些害怕了。

因为,苏泽的脸上满是泪水,他红着眼眶,急吼吼的跟着店员吼。

导购愣在了那里,苏泽干脆自己动手,他随便看了一下,随便砸开了一个柜台的玻璃,从里面拿了一个精致的戒指,就跟刚进来的舒鸣说:“我们走。”

舒鸣有些奇怪的看着苏泽手上的鲜血和那枚已经被鲜血染红的戒指,问他:“你的手怎么了?”

苏泽回到车上,什么也没说,只是狠狠的踩下了油门。

2011的尾巴上,一辆白色的轿车在拐弯处闯了红灯,车里的两个男孩子出了车祸。

一个男孩伤的比较轻,他有些惊慌的扶着身边的另一个男孩,不住的叫着他的名字:“苏泽,苏泽!”

名叫苏泽的男孩,已经没有回应,只是左手心里,还紧紧握着那枚答应过谁的戒指。

苏泽又回到了医院,只是,他是躺着回来的。

他伤的很重,回到医院的时候,却奇迹般的醒了过来,看着在自己身边的舒鸣,问他:“语儿呢?”

舒鸣跟在他的病床旁边,实在不忍心告诉他,楚语还在急救室里,并没有出来。

苏泽挣扎着坐起来,看着吞吞吐吐的舒鸣,心里忽然一痛,嘴角溢出一丝鲜血,问他:“她是不是走了?”

舒鸣看着这个样子的苏泽,想了想之后,还是决定实话告诉他:“她没死,还在急救室。”

苏泽似乎舒了口气,他说:“那就好,电话给我。”

舒鸣疑惑,他都伤成了这个样子,还要电话干什么?

拿过电话,苏泽摁下了一串号码,说了几句话之后,将电话递给了医生。

挂了电话,本来推着苏泽去外伤急救科的医生,忽然转身,推着苏泽进了急救楚语的急救室。

舒鸣在外拿着电话,他回拨过去,那边却已无人接听。

到了很久很久之后,舒鸣才知道,那个电话,是苏泽打给他的妈妈的,他告诉他的妈妈,自己快要死了,要他妈妈答应,他将心脏捐献出去,如果不答应,就算他死了,也不会让他们找到自己的尸体在哪。

其实,苏泽伤的那么严重,舒鸣都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力气,将这些事情做完。

急救室,楚语躺在那里,已经完全没有意识。

苏泽微笑着看着楚语,将自己一直握在手心的那枚被鲜血染红了戒指,艰难的套到了楚语的无名指上。

苏泽艰难的看着她,说:“语儿,答应了嫁给我,就不能再反悔了啊。”

最后,苏泽在她的手指上,印下了一个浅吻,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鲜活的心脏,到了楚语的身体里,奇迹般的没有任何排异反应。

手术很成功,但楚语却再也没有醒过来。

她一直躺在病床上,医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说,她好像在做梦。

他们都没有发现,套在楚语手指上的那枚戒指,红的闪闪发亮。

梦里,楚语好像走进了另一个世界,那是一个开满了繁花的谷,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知道那个谷的名字叫窟谷。

正在跟一条蛇开心玩耍的她,在看到一个白衣翩翩的公子之后,有些顿住,他冲着她张开了怀抱,她竟然不自觉的再冲他微笑。

“君父,你醒了啊。”

苏泽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在自己身边的苏忆,问道:“小忆,我睡了多久了?”

苏忆吮着手指,说:“君父睡了好久了,司命说,这一觉,是他送给你的生辰礼物呢。”

苏泽点了点头,抬眸,极北之北的寒雪,苍茫依旧,雪影花开的隐隐灼灼,他轻轻的搂过苏忆,苦笑着说:“小忆,君父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

苏忆咬着手指,心想,到底哪个才是梦境?

为什么司命叔叔不让我告诉君父,我看见了阿娘了呢?

是啊,一种爱,两种错位的空间,到底谁才是谁的梦境,谁才是谁放不开的执念?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