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大结局下

小说:溺宠邪妃,爹爹有点涩作者:筱玥儿更新时间:2019-01-17 01:50字数:415292

朋友您看的是溺宠邪妃,爹爹有点涩小说,注册会员,写建议,发现错误章节,都会得到积分奖励,支持聚轩阁,全文字,更新第一!

“你真的与云妃有过苟且之事?”皇上看着宗政绝尘再次确认了一遍,见他始终不出声,已经是默认了,又直直的看了他片刻才转身走到院外,看着眼前的侍卫和太监沉声道:“传朕旨意,战王秽乱后宫,品行有亏,辜负了朕的信任,今日收回战王手中的兵权,命其闭门思过,没有朕的允许不许踏出战王府一步!”

底下的侍卫闻言,不由都有些惊讶,见战王并没有反驳,反而在皇上的话落之后直接怀中拿出兵符交到了皇上的手中,然后沉声道:“臣领旨谢恩!”宗政绝尘话落之后就大步向宫门口的方向走去。

身后的侍卫看着他的背影,然后又看向皇上有些难看的脸色,他们没想到战王竟然真的承认了这件事!而且皇上一向对战王十分的纵容,这次竟然处罚的这么重!收回了他手中的兵权,这样一来战王的地位可就是瞬间跌入谷底了!

皇上在冷宫门口站了半响,然后抬步就要向李云珊居住的宫殿而去,没想到这时却有一名侍卫突然跑了过来,跪在皇上的身前,急声道:“启禀皇上,云妃娘娘她……”

“云妃她怎么了?”皇上看到侍卫的表情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所以他连忙开口问道。

“云妃娘娘刚刚自尽了!”侍卫说完这句话后立刻将头扣在了地上,不敢去看皇上的脸色,虽然云妃娘娘与战王做了苟且之事,但皇上以前可是很宠爱她的,而且刚刚也只是命他们将云妃娘娘关在房中,他也没想到云妃竟然会突然自尽了!

皇上听到侍卫的话后心中顿时一沉,看来果然是李云珊对宗政绝尘说过什么!但是现在她人已经死了,那他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她究竟说了什么?难道她是将他凌虐她的事情告诉了宗政绝尘?但宗政绝尘并不喜欢李云珊,所以恐怕根本就不会因为她而对自己这么敌视的!皇上的心中突然有一丝不安,他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而另一边宗政绝尘回到战王府后倒是十分的平静,表面上看起来与平时没有丝毫的不同,但宗政无忧却能察觉到他的心事,两人在房内待了快一个时辰了,宗政绝尘只是坐在桌前,手中拿着一本书,但却一页都没有翻过。

宗政绝尘坐在一旁看了半响,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上前将宗政绝尘手中的书抽了出来,然后开口问道:“今天在宫中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宗政绝尘听到宗政无忧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看到她关心的目光时心中微暖,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笑意。将今日在宫中发生的事情讲给了宗政无忧听。

宗政无忧听完后沉默了片刻,然后才认真的看着宗政绝尘问道:“你想要皇位吗?”

宗政绝尘闻言立刻摇头道:“我从未想过要坐上那个位置,就算当年父皇真的传位给我,我也是会拒绝的!”

宗政无忧也知道宗政绝尘绝不是那种贪图名利之人,她刚刚这么问也是想让他确认一下自己的心意而已!眸光与宗政绝尘相对再次开口询问道:“那你是对皇上狠不下心来?”她认识的宗政绝尘一向是果断之人,从不会像现在这般。

宗政绝尘闻言,再次的摇了摇头道:“早在知道太后的事情之后我对皇上就有一些怀疑,今日之事的确是我意料之外的,但我却也察觉到了一些,所以早就有了准备!我刚刚只是在想我父王与母妃,我从不知道我父王竟然对我这么关心!所以一时间有些恍惚而已!”

他刚刚突然想起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尤其是在他母妃死后他就搬出了皇宫,先皇从不召他入宫,让他一人在外面自生自灭,他还一直以为他很讨厌自己,所以就算收到他病重的消息时,他也只是有些担心,但却并没有返回离城,因为他以为先皇并不想见到自己!现在想来,想必当时他就已经被皇上控制了!

宗政无忧自然也知道宗政绝尘小时候发生的一些事情,现在皇上又对宗政绝尘动了杀意,现在只是收了他的兵权,下一步说不定就是要谋害他的性命!

宗政无忧想到这里,眸光微凝,缓缓开口道:“我们之前早就安排好了计划,现在只要稍微变通一下,事情很快就能够解决了!”

宗政绝尘自然知道宗政无忧话中的意思,原本他们是想等着太后主动出手,却没想到等来的会是皇上!这样也好,将事情一次性解决之后,他就可以带着忧儿离开这里了!宗政绝尘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拉住宗政无忧的小手道:“这些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了,最迟三天事情就会结束了!”

宗政无忧自然是相信宗政绝尘的,她担心的只是今日突然听到的这个秘密会对他造成一定的打击,现在见到他的样子才放心下来。

第二日的早朝之上,太子宗政亦狂因贪污受贿,勾结他国图谋不轨,企图祸乱东离的江山之名,被皇上废了太子之位,贬为庶民!其家眷随宗政亦狂一同被遣送出离城,却没想到刚走出离城就遇到刺客行刺,宗政亦狂在这场刺杀之中不幸身亡,而太子侧妃则因为受到惊吓,当场小产,最后因失血过多,虽然被救回了性命,但却已经变成了一个废人!

而皇上在宫中听到这噩耗之时,顿时深受打击,当场吐血昏迷,皇上一向对太子殿下极为宠爱,这次太子犯下的可是杀头大罪,皇上却只是将其贬为庶民,这样的处罚已经很轻了,却没想到最后他却死在了刺客的手中!而身在后宫之中的皇后与太后两人,在皇上病倒之后也都相继病倒,百姓们纷纷猜测这两人也是因为宗政亦狂的死和皇上突发的急症而急火攻心,所以才会病倒的!

这一日战王府中十分的安静,宗政绝尘与宗政无忧坐在凉亭之内,两人身前的石桌上正摆着一局棋局,两人一人手执白子,另一人手执黑子,视线都看着眼前的棋盘,神色极为认真,青影与梅香梅兰守在一旁,不断有消息传入战王府,可是眼前的两人却没有丝毫的反应,直到日落时分,有圣旨传到战王府,皇上宣宗政绝尘入宫!

听到皇上的口谕之后,宗政绝尘与宗政无忧才同时放下了手中的棋子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着,然后两人携手向战王府大门走去。

来传旨的小太监跟在两人的身后,他当然也知道昨日在宫中发生的事情,战王被收回了兵权,而且还被关在府中闭门思过,没想到才一日的时间,竟然接连发生了这么多的大事,太子遇刺身亡,而宫中的三位主子接连病倒,现在宫中可是人人自危!

两人来到皇宫后直接去了皇上居住的养心殿,殿外有一众太医守在一旁,见到宗政绝尘纷纷向他请安,虽然战王现在正在受罚,但皇上醒来之后要见的第一人就是战王,由此可见皇上还是对战王十分重视的!

宗政绝尘从太医的身前走过,来到内室之中,皇上正面色苍白的躺在床榻之上,而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皇上立刻睁开了双眸,他虽然躺在床上无法起身,但他的眸光还是十分的凌厉。

皇上在看到宗政绝尘与宗政无忧携手而来时,一双眸子不由微微眯起,片刻后露出了一抹冷笑,声音虽然虚弱但却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的开口道:“没想到你们两人竟然真的不顾道德伦常做出这种苟且之事!”

皇上的语气中还带着一丝狠厉,而宗政绝尘与宗政无忧的面色十分的自然,好像皇上刚刚的话并没有对他们造成丝毫的影响,两人径直走到床前站定,看着昨日还精神十足的皇上才不过一天的时间,竟然苍老的好似六七十岁的老者一般,两人都没有出声,如果不是皇上的心思太过狠毒,想要对他们动手的话,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你们是什么时候对朕动的手脚?”他的饮食起居一向十分注意,虽然刚刚那群太医只是说他悲痛过度,所以一时伤极心脉,但是他却十分清楚这根本就不可能,他一定是中了毒!而可能对他下毒并且还没有被他察觉的也就只有宗政绝尘能做到了!

宗政绝尘目光冷冷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皇上,过了半响才淡淡的道:“这重要吗?不管你是什么时候中的毒,现在只要知道你会这样一直躺在床上来赎你前半生犯下的罪就可以了!”

皇上听到宗政绝尘的话后,眸中顿时闪过一抹惊恐之色,但片刻后才厉声开口道:“你就不怕朕将你处斩吗?朕劝你还是现在就交出解药,朕还可以饶你一命,而且就算你不交出解药,外面的太医也迟早都会研究出来的

!”

他身为一国之君,怎么能像个废物一样一直躺在床上呢!那样会让他生不如死的!

宗政无忧听到皇上自欺欺人的话后,顿时轻笑了一声,嘲讽的开口:“如果外面那群太医真的能研制出解药,你又怎会宣我们进宫呢!”

宗政无忧这一句话顿时戳进了皇上的心中,他的确是因为外面那群废物根本就研制不出解药,甚至连他中了毒都看不出来!所以他只能希望从宗政绝尘这里得到解药,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朕一向待你不薄,没想到你竟然反过来这般的算计朕,果真是狼子野心,是朕看错你了!”皇上见刚刚的方法没有用,于是就提起了以前的事情,希望能让宗政绝尘动摇,将解药给他!

没想到宗政绝尘在听到他的话后,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十分冰冷的看着他道:“究竟是谁狼子野心想必皇上的心中比我更清楚!希望你日后能躺在床上为你以前做过的错事忏悔,祈祷父皇的在天之灵能够饶恕你!”

皇上听到宗政绝尘的这一番话后,顿时震惊的看着他,没想到他竟然知道这件事情了!怪不得他昨日见到自己时会有些奇怪!只是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宗政绝尘究竟是怎么知道的?皇上正在心中思索着,却见宗政绝尘突然从怀中取出一封明黄色的诏书,展开放在他的眼前,看到诏书上的内容之后,皇上顿时愣住了,没想到他一直在找的传位诏书竟然真的在宗政绝尘的手中!

宗政绝尘看着皇上冷声道:“你一直惦记的皇位本王可是没有半丝兴趣的!自作孽不可活!你的弑父之罪就让你忏悔终身吧!”宗政绝尘的话落之后,手掌微微用力,手中的诏书顿时化成碎片飘落在地上。

皇上看着落在地上的碎片,眸中染上一抹疯狂之色,看着宗政绝尘吼道:“你快将解药交给朕!朕不能一直躺在这里的!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朕去处理的!如果你不将解药给朕,就等着去陪伴先皇吧!”

宗政绝尘见他在这种时候竟然还不忘威胁自己,顿时冷笑一声,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打开,放到皇上的鼻端,皇上见状心中大喜,还以为这是解药,连忙用力的呼吸着。

过了片刻宗政绝尘将瓷瓶收回,看着皇上冷声道:“你就这么躺在这里吧!”话落之后,他牵着宗政无忧的小手就向外走去。

而皇上在听到宗政绝尘的话后,心中顿时大惊,连忙想要开口,却发现他发不出半丝声音来。

宗政绝尘走到外室时,看着眼前的众人沉声道:“皇上有旨,他自知病重,无法料理朝政,但国不可一日无君,三皇子宗政亦寒人品贵重,有勇有谋,朕决意传位与三皇子宗政亦狂,由五皇子宗政亦轩从旁辅政!”

宗政绝尘的话落之后,房内沉寂了片刻,众人才回过神来跪地领旨。

因为皇室的几位皇子除了宗政亦寒与宗政亦轩之外,其余众人都年纪尚小,不足以堪当重任,而且宗政亦轩对皇位也没有兴趣,所以这道圣旨传出之后,宗政亦寒十分顺利的登上了皇位。

而与此同时,其他三国也是风起云涌,先是西楚帝君退位成为太上皇,传位于太子楚无痕。南凤皇上突然暴毙,而三皇子玉寒澈登上了皇位,玉寒澈登基之后与北辰国结盟,两国结为一体。

而西楚与东离在这之后也结成同盟,四国的战事一触即发!

在结盟半个月后,四国掀起了战事,东离与南凤相对,西楚与北辰相遇。

东离国出战领兵之人正是宗政绝尘,而南凤则是由南凤新皇亲自出争,西楚国则是派出了六皇子领兵,这六皇子的谋略丝毫不逊色与西楚新皇,所以由他出征也是最为合适的人选!北辰国则是派出了现在身为太子的北辰漠,四国的战事僵持了半年,最后因为天下第一庄出手相帮,所以东离与西楚最后取得了胜利,而北辰与南凤因为这次战争的失利,不得不对两国俯首称臣,年年进贡!

虽然战争僵持了半年之久,但东离国的伤亡并不大,此时的东离朝堂之上,玉寒澈站在众位大臣身前,弯身向宗政亦寒请安道:“玉寒澈参见皇上!”

宗政亦寒自从登基之后,因为内有宗政亦轩的辅佐,外有宗政绝尘的兵力,所以他也在成长着,比半年前成熟了很多。

宗政绝尘看着玉寒澈轻轻的抬了抬手道:“南凤王不必多礼!”

南凤自从归顺东离之后南凤帝君就改为南凤王爷,而南凤国则作为东离国的藩地,要想让他真正的融入东离国还需要一些时间。

玉寒澈听到宗政亦狂的话后才缓缓的站起身来,虽然他的心中不甘,但现在已经无法挽回这败局了,他只能暂时隐忍了!他这次前来是送来贡品,以感谢东离圣君的宽容,让南凤的百姓能继续过上平静的生活。

早朝之后,玉寒澈暂住在皇上为他安排的驿馆之内,因为南凤国是降国,所以经过东离众位大臣商讨之后,皇上下旨让玉寒澈暂住离城五年,这五年内没有皇上的允许他是不能随便离开离城的!玉寒澈虽然心中不愿,但人在屋檐下,他也只能屈服了。

此时的战王府内,宗政无忧十分惬意的躺在花园中的躺椅之上,躺椅轻轻的摇晃着,梅香跟梅兰在一旁侍候着,一人在打伞遮阳,另一人则是在一旁揉肩捶腿。

宗政无忧躺在躺椅之上,清风吹拂,睡的十分香甜。

“小郡主!”不远处传来小厮的禀报声,来人见到宗政无忧正在熟睡,后面的话顿时停住了。

宗政无忧缓缓的睁开双眸,她原本就没有睡熟,所以有一点声音就立刻醒了过来。

“什么事?”宗政无忧的声音带着一丝刚刚醒来的娇媚,一旁的梅香跟梅兰看着她刚刚醒来的样子,虽然她们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但每次还是忍不住会感到惊艳。

“蓝庄主来了,现在正等在前厅呢!”小厮也从刚刚的惊艳中回过神来,连忙开口回禀道。

宗政无忧闻言,眸光一亮,顿时坐起身来看着小厮确认道:“你刚刚说蓝哥哥来了?”

“是!蓝庄主现在正在前厅等着呢!”小厮连忙开口回到。

却见眼前红影一闪在看那躺椅之上已经没有宗政无忧的身影了。

宗政无忧来到正厅时,看见站在前方的白色身影,心中一喜,刚要扑过去,却突然从身后传来一股熟悉的味道,接着她就被抱入了那熟悉的怀抱中。

宗政绝尘抱着宗政无忧落在蓝铭轩的身前,然后缓缓开口道:“蓝庄主好久不见了!今日怎么有时间来战王府做客呢?”

蓝铭轩看着眼前的两人,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然后开口道:“战王好久不见了!”

话落又看向宗政无忧柔声道:“凤儿好久不见!”

“蓝哥哥,你今天怎么会突然过来?我都没收到消息的!”宗政无忧上次与蓝铭轩见面已经是三个月之前了,最近他接下了天下第一庄,所以很忙碌,没想到今天会突然过来!

三人坐下之后,蓝铭轩才开口说出自己这次过来的目的,他听说了南凤国的玉寒澈暂住离城,随他一起来的还有玉紫菱,他这次也是想见一下玉紫菱,毕竟从前世的时候他们就有着一些纠缠,这一世也该说清楚了。

宗政无忧听完之后沉默了片刻,这次南凤之所以会突然与北辰结盟攻打东离,这其中自然是有玉紫菱的一份功劳!她知道玉紫菱是不会这么轻易就认输的,原本她也打算这两日去找她的,现在既然蓝铭轩来了,就交给他好了!

蓝铭轩因为庄中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并没有多留,只是待了半个时辰左右就离开去找玉紫菱了。

宗政无忧并没有去打听蓝铭轩与玉紫菱说过什么,她只是在蓝铭轩离开的第二日收到了玉紫菱突然失踪的消息,同时也收到了蓝铭轩的信,信中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玉紫菱以后不会再来招惹她了,宗政无忧看过信之后只是笑了一下,然后就命人将信收起。

这天中午,宗政绝尘与宗政无忧正在用午膳,宗政绝尘突然吐出一口黑血,然后就毫无预兆的晕倒在了桌上。

宗政无忧顿时大惊,连忙命人去将凤天请来,然后她将宗政绝尘扶到了床上。

凤天来时,看到宗政绝尘明显有些发暗的脸色,心中一震,连忙抚上了他的脉搏,片刻后脸色变得十分的沉重,看到宗政无忧担心的样子有些不忍心开口说出实情。

宗政无忧见到他这副表情,心中突然痛了一下,压下心中的惊慌开口问道:“他究竟怎么了?”

凤天对宗政无忧也是有一些了解的,而且现在这种情况他也是瞒不住的,所以只好沉重的开口道:“他身中慢性剧毒,毒已经深入骨髓,应该已有十年之久了!”

宗政无忧闻言,身子顿时轻颤了一下,脑中突然想起之前在皇宫时,那人在说的那句话,当时她们只是以为他是在威胁他们而已,现在看来宗政绝尘身上的毒应该就是他下的!

想到这里,宗政无忧看向凤天询问道:“你可有解毒的办法?”

凤天闻言轻轻的摇了摇头,他如果有办法的话,也就不会这么担心了!

“如果我能找到解药呢?”宗政无忧心中想着既然这毒是那人下的,他就一定会有解药的!只要拿到了解药,宗政绝尘就会没事了!

可是凤天却再次摇了摇头,宗政绝尘的毒已经渗入骨髓,甚至于他的骨头应该都是黑的!就算有解药,也治不了命了!

宗政无忧闻言,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抓住凤天的手询问道:“如果让他进入凤族的药泉呢?是不是就可以保住他的性命,解了他体内的毒了?”当年她身中寒毒之时,也是因为有药泉才能保住了性命,她那时也是毒入骨髓的!

凤天闻言思索了片刻,然后才摇头道:“先不说药泉是凤族的禁地,外人根本就不能进入!就是他现在的状况也是支撑不到凤族的!而且你之前的状况与他不同,这剧毒已经在他体内潜藏十年,早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了,就算是药泉也不可能救活他的!除非……”

“除非什么!?”见凤天停顿下来,宗政无忧连忙开口问道。

“除非有天山雪莲保住他的本源,这样加上药泉的药效,说不定可以祛除他身上的毒素!”凤天思索了片刻才缓缓的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宗政无忧闻言眸光一喜,立刻道:“那我现在就去天山,一定将天山雪莲带回来!”

凤天并不想打击她,但却不得不实话实说道:“从这里到天山就算骑着汗血宝马最快也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返回,而宗政绝尘的身体可能连三天都挺不过了,除非让他在药泉中续命,但是这里到凤凰谷也要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

宗政无忧闻言,眸底刚刚露出的光亮顿时暗了下去,眸光看向宗政绝尘,在看到他有些发黑的额头时,心中顿时一紧,突然从怀中抽出匕首,将手腕划破,然后微微用力捏开宗政绝尘的嘴,她手腕上流出的血立刻滴入了宗政绝尘的口中。

凤天见状心中顿时一惊,刚想要阻止脑中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不由僵在了原地。

过了半响,凤天才拿出纱布,拽过了宗政无忧,将她的手腕包扎上。

然后再次抚上了宗政绝尘的脉搏,片刻后抬头看向宗政无忧说道:“他体内的毒素暂时控制住了,不会继续扩散,但我也说不准他还能坚持多久!”

宗政无忧闻言并没有出声,低头沉思了片刻,转身看向守在门口的青影道:“去传信给楚无痕,将这里的情况告诉他!”青影闻言离开应声退下,他的脸色也十分的焦急,没想到王爷竟然会中毒,而且这毒已经在他体内十年了!

凤天听到宗政无忧的话后,不由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最后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你觉得楚无痕会为了宗政绝尘冒险去天山摘下雪莲?”他当然知道楚无痕是喜欢宗政无忧的,现在这种时候,如果宗政绝尘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他就有机会抱得美人归了!这世上恐怕没有谁会这么傻的为了自己的情敌去冒险的!

宗政无忧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他不用去天山的!”

凤天闻言眸中闪过一抹了然之色,这是一场赌局,输赢都在楚无痕的身上了!

宗政无忧在原地站了半响,然后看向梅香吩咐道:“去准备马车,我们马上启程回凤凰谷!”

回凤凰谷的一路上十分的平静,宗政无忧每隔三天就会喂血给宗政绝尘,因为凤天不确定他什么时候会突然毒发,所以她只能这样做才能保险一些。

这半个月下来,宗政无忧的脸色十分的苍白,虽然每日凤天都会做一些补血的药膳来给她吃,但她因为担心宗政绝尘的病情根本就吃不下什么!

来到凤凰谷时宗政无忧已经比离开的时候瘦了一大圈了!

来到石门前,在看到站在一旁的男子时,宗政无忧的眸光一喜,连忙快步来到他的身前问道:“你怎么会来?”

楚无痕看着她明显消瘦虚弱的容颜,心中不由有些心痛,但还是强忍着调侃道:“你其实更想问的是我有没有将天山雪莲带来吧?”楚无痕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放到了宗政无忧的手中继续道:“天山雪莲我是没有!但我这里却有三颗用天山雪莲制成的雪莲丸!”

宗政无忧在听到他没有天山雪莲之时,心中顿时一沉,在听到他后面的话后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楚无痕看着宗政无忧嘱咐道:“好好照顾自己,如果宗政绝尘醒过来看到你这个样子也会很心疼的!我来只是为了送雪莲丸给你,现在送到了我也该走了!”楚无痕在收到宗政无忧的信后就立刻带着雪莲丸连夜赶了过来,这雪莲丸在西楚皇宫中已经放了百年,他因为知道宗政无忧对宗政绝尘的心意,有些放心不下她,所以才亲自赶来的。

宗政无忧闻言,眸中露出了一抹感动之色,知道楚无痕现在刚刚收复北辰,国事十分的繁忙,他突然离开西楚国应该十分的混乱,所以他并没有开口留他,只是轻声道:“路上小心些!”楚无痕不远千里赶来送药的情义她一定会记在心中的!

楚无痕离开之后,宗政无忧几人就打开了石门,进入了山洞之中。

一个时辰后走出了山洞,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色,宗政无忧从未想过当她再次回到凤凰谷时会是这样的情形!

小心的避开山洞前的阵法,宗政无忧知道如果去找族长和五位长老他们是根本就不会让宗政绝尘进入禁地之中的!所以她原本想带着几人直接去药泉的,但没想到刚走出百米,就看到不远处正站着六名白发苍苍的老者,宗政无忧的心中顿时沉了下去。

族长带着五位长老走上前来,

看着宗政无忧笑问道:“你这个小丫头回来还要偷偷摸摸的吗?”

宗政无忧闻言冷哼了一声道:“我哪里有偷偷摸摸了?我这不是光明正大的回来吗?倒是你们几个老头,不好好的在族里待着,跑来这里做什么?”

族长与几位长老闻言,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宗政无忧身后的青影等人,宗政绝尘正趴在青影的背上。

宗政无忧也察觉到他们几人的视线,脚步微移,挡在了几人的身前。

族长轻叹了一声道:“你虽然并不是在凤族出生的,但也应该知道凤族的族规,是不能带外人进入凤凰谷的,尤其是凤族的禁地,是更不允许外人进入的!”

宗政无忧闻言,转头看向凤天,在看到他带着歉意的目光后她并没有怪他,毕竟他是凤族之人,她也清楚他之所以会跟在自己的身边也是受了族长的命令的!心中思索了片刻,宗政无忧抬头看向眼前的六位老者眸光认真的道:“他不是外人!他是我的夫君!”

族长与五位长老闻言顿时对看了一眼,他们虽然一直待在凤凰谷中,但对宗政无忧的行踪还是十分清楚的,所以自然也知道她并没有成亲。

宗政无忧自然也知道几位长老的想法,所以沉声道:“我与他的命是连在一起的,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一个人那么孤单的!”

宗政无忧的话落之后,几位长老顿时心中一震,看着宗政无忧坚定的目光,几人半响都没有出声,他们与宗政无忧相处了五年,自然知道她的性格,只要她想做的,决定的事情就没有人能够改变!几人的心中不由有了一些犹豫,宗政无忧是凤族的圣女,她是绝对不能发生任何意外的!其实他们几人在来之前就已经研究过了,如果宗政无忧真的十分坚决,那他们也只能妥协了!

过了半响族长才缓缓开口道:“如果他是你的夫君自然是可以随你进入凤族的,但你们并没有成亲,如果想让他进入禁地是违反凤族族规的!但我们几人之前也商量过了,他当年将你送了回来,我凤族也算是欠他一个人情!凤族一向是有恩必报的,所以这次就破例让他随你进入药泉!”

宗政无忧闻言心中顿时一喜,连忙开口谢过了五位长老,然后带着宗政绝尘进入了禁地。

将宗政绝尘的外袍褪下,宗政无忧扶着他缓缓的踏入了药泉之中,将楚无痕刚刚交给她的雪莲丸给宗政绝尘喂下,然后让他坐在这药泉之中,宗政绝尘自从那日昏迷之后就没有醒来过,如果不是他薄弱的呼吸还在,宗政无忧早就随他去了!

因为她这段时间的消耗,所以刚好可以在药泉中修养一下。

宗政绝尘可能是因为体内有宗政无忧的血的原因,所以并没有与药泉排斥,在宗政绝尘进入药泉大概一个时辰左右,他身边的泉水突然变成了黑色,宗政无忧见状不由一惊,连忙来到宗政绝尘的身前探向他的脉搏,发现比之前更有力了一些,她这才松了一口气,想必这些黑水是宗政绝尘体内排除的毒素,这样看来他应该很快就能醒来了!

宗政无忧在药泉边守了三日,宗政绝尘除了第一天外并没有任何反应,她不由有些心急,她也为宗政绝尘探过脉了,脉象十分的正常,他体内的毒应该已经解了,可是为何他还没有醒来?

宗政无忧又等了半响,突然将宗政绝尘从药泉中捞出,施展轻功离开了禁地,直奔凤天居住的院子而去。

凤天见到他们两人,先是看向宗政绝尘见他并没有醒来,心中不由一沉,上前为他把了脉之后才松了一口气道:“他的毒基本已经解了,现在只需要修养一段时间就能醒来了!”

宗政无忧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宗政绝尘没事就好!

两个月后,宗政无忧如往常一样,坐在床前,将毛巾用水沾湿,动作轻柔的为宗政绝尘擦拭着身子。这两个月来她每日都会为宗政绝尘擦一遍身子。

宗政绝尘幽幽的睁开双眸,刺目的光亮让他有些不适的闭了闭眼,接着就察觉道身上有一阵凉意,转眸就看到宗政无忧正低着头坐在床边手中拿着巾帕为他擦拭着身子,宗政绝尘不由愣住了,有些不明白眼前的状况。

宗政无忧正专注的擦拭着,突然察觉到有一道视线正盯着自己,她不由疑惑的抬起头,顿时迎上了宗政绝尘的目光,她微愣了一下,随即立刻扑到了宗政绝尘的怀中,眸光有些模糊,她等了这么久他终于醒了!

宗政无忧的目光痴痴的看着他的俊脸,突然俯身吻上了他的薄唇,他的唇瓣微凉,宗政无忧的眼角突然有一滴泪水滑落,滑入了两人的口中,带着一丝的酸涩。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