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醉拳神威

小说:龙脉传作者:冒烟儿的发糕更新时间:2019-01-17 01:55字数:299971

  青衣客这回可给自己长了脸,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了在场的所有人,别以为老子没有干货儿。

  “晚辈已经接下前辈这一拳,现在起,晚辈便要全力以赴,前辈小心了。”

  “能与如此后生晚辈切磋,实乃老夫的荣幸,尽管来吧!”

  真是惺惺相惜,情不自禁啊,俩人儿倒颇有些不打不相识的感觉,彼此客气了一句,三分醒老前辈便列好了架势,做好了全力接招的准备。

  “喝!!”青衣客单脚踏地,双手握剑,却仍不出鞘,直冲三分醒老前辈的眼前,强猛气势仿似要将这骨瘦嶙峋的老头儿直接推出擂台之外一般。

  三分醒老前辈自然也看出这一下来势汹汹,速度奇快,眼见之时便已经避无可避,吃惊之余也唯有接下此招,赶快双脚奋力一跺,竟将擂台的青石板跺裂,双足埋入土内随即双手一架将青衣客的宝剑牢牢抓住。

  别看老头儿瘦,骨头里全是肉!!这一接二人便弓步挺身瞬间僵持在了一起,彼此衣衫随气劲飞舞,煞是好看,三分醒老前辈已将气劲催至顶峰,本以为定能与青衣客相抗衡,逼他另想办法,却突然感到青衣客气劲又提升一层,吹的自己睁不开眼睛。

  “哈!!”青衣客再次发力,竟直接推着三分醒老前辈向擂台边上一路而去,脚下青石板也一路被弹射飞出,俩人儿就仿似一台人肉推土机,瞬间在擂台上开了一条土路出来。

  眼看三分醒老前辈便要被青衣客直接推出了擂台,关键时刻,老人家突然抬起右腿猛向后跨出一步,奋力蹬住地面,力量由足底直升腰际,借势一扭,双臂也奋力一甩,竟直接将青衣客甩了出去,原来这老人家一直毫无举措,正是在等这个时候,这一下子不但化解了自己的危机,还直接在擂台边上将青衣客甩了出去,白菜帮子还是老的艮!!

  青衣客刹不住车,被三分醒老前辈甩了出去,空中将宝剑一竖,向下一杵,仿似钉桩一般,宝剑瞬间便钉进了擂台,青衣客握紧宝剑,在空中来了个大回旋,三分醒老前辈此时刚转过身来,本以为会看见青衣客飞出擂台,却看到两只大脚横着飞了过来,夹带刚猛气劲直接就冲脑袋来了。

  三分醒老前辈也来不及吃惊,转身双手驾于身前,挡下这一踢,只觉身体一震双臂发麻,却还只是开始,青衣客就这么横着身子又接连在空中连踢数脚,三分醒老前辈也只好接连抵挡。

  “哈!”青衣客侧踢几脚后突然单臂持剑,身体向前一挺,双脚直接踹在三分醒老前辈的胸口,老人家措手不及,正中了个满怀,赶快借势连续几个后空翻,刚刚站稳,却又见头上人影夹带气劲挥劈而下,原来青衣客也在他空翻之时一个挺身,将宝剑从土里拔出,直接就又一踏地腾空而起,向他压来。

  三分醒老前辈惊魂未定,却也沉着冷静,深知自己这岁数看来与这小子硬拼气劲着实要吃亏,便向后一倒,双脚向上一蹬,也一脚揣在青衣客的胸口,将青衣客擎了出去,随即一个鹞子翻身,站起身来,回转身青衣客也果然如他所料,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拳脚宝剑上下挥舞,三分醒老前辈也赶快耍起醉拳,一一接下,二人对拆起来。

  接连对拆了几十个回合,擂台中央的青石板被尽数掀翻,四下里飞射出去,其中一个还差点将傅三两拍成一寸钉儿,时间一长,三分醒老前辈毕竟年事已高,渐渐不支,已经被青衣客占尽上风。

  “哈!”再一声大喝,青衣客剑柄一下杵在三分醒老前辈的胸口上,老人家疼痛难当,左手一捂胸口,失了攻势,青衣客瞅准机会抬腿便是一记铁膝盖直接奔小腹而去,三分醒老前辈赶快右手一挡,却再难避过青衣客横空而来的宝剑,这回被剑柄直接击中了脑袋,身体便直接飞了出去,空中却也飞出一脚,踢中了青衣客的脑袋,继而坠地。

  二人一个翻身而起,一个向后一个趔趄,退了两步,方才站定,再度对视彼此,心中都多了几分敬畏!

  “好!”台下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众人这才缓过神来,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叫好声,刚才这一连串的精彩打斗简直令人窒息,实在是十多年来从未有过,这二位此时在众人的眼内就是两个战神,每个人都为能亲眼见证这二人的交手而兴奋无比。

  “年轻人居然有如此功力,老夫佩服佩服!”

  “老人家身手竟依然如此敏捷,也着实令人钦佩!!”

  一老一小在台上一个抱拳拱手,不禁互相称赞了一番,所有人也都为这二人的友好竞技而欢呼雀跃,除了两个人。

  “大人,这么打下去,您看这把握。。。”傅三两眼看青衣客与三分醒老前辈一番打斗貌似也只是打个平手,而且看这意思青衣客也没有使毛招取了对方性命的打算,反而像要认对方个干爹一样,这万一要是被那老头儿得了头魁,岂不前功尽弃。

  “嗯。。。赢定了!”赵筹看了看擂台之上的二人,断定道。

  “哦?”傅三两颇为不解,回过头来又仔细的看了看,也露出了无耻的笑容,“大人英明,大人英明啊!!”

  祝尹将军看了这两个无耻小人一眼,却也为三分醒老前辈叹了口气,因为他也看出老人家已经要输了。

  原来二人虽然都站在了擂台之上,但却状态完全不同,青衣客依然气劲翻涌,身姿挺拔,而三分醒老前辈已经有些气喘,且因为衣服破烂,鞋也破烂,方才被青衣客推开之时,两只脚的脚脖子全都受伤挂了彩,再加上胸口连续中招,身体已经有些吃不消,自然也站不直了。

  这两个老贼看的一点都没错,三分醒老前辈此时也已经感到胸内发闷,已是强忍一口鲜血,若再中招,必然要全线溃败,非被打个落花流水不可,于是客套一句之后,三分醒老前辈再度拿过腰间的酒壶,一仰脖儿,干了个精光。

  “小子,再打下去,恐怕老夫也支持不了多久,索性就陪你打个痛快!!”

  “如此请前辈尽管赐教!”

  “好!!老夫便给你好好耍耍这醉八仙!!”

  “醉者,醉也,号八仙。头颈儿,曾触北周巅,两肩谁敢与周旋。臀膊儿,铁样坚;手肘儿,如雷电。拳似抵柱,掌为风烟。膝儿起,将人掀;脚儿勾,将人损。披削爪掌,肩头当先。身范儿,如狂如颠;步趋儿,东址西牵,好叫人难留恋。八洞仙迹,打成个锦冠顾天。”

  随着三分醒老前辈口中念念有词,一套醉拳也被他老人家耍得风生水起,周遭气劲翻飞,仿似夹带阵阵酒香,众人全都被这颠颠倒倒,刚柔并济的拳法深深吸引,连青衣客也在内心感慨,这世间竟还有如此武功!

  “快上去要了他的命啊!!”傅三两在下边儿可是看的干着急,这么好的机会不上去打,你还在那等啥呢,再看看赵大总管依旧笑眯眯,看来是毫不担心。

  “哈!”三分醒老前辈耍到面色通红,看样子便是喝大了的感觉,也不怪傅三两着急,其实三分醒老前辈这一番比划的确是在做准备工作,热身运动,为的就是能让刚才那壶酒迅速随气血走遍全身,以达到兴奋麻痹的效果,此刻热身完毕,三分醒老前辈便挥拳而来。

  “汉钟离,酒醉仙。胡芦儿,肩上安。让来让去,得他便。虽则是玉山颓样,也须要躲影神仙。膝儿起,撇两边,起时最忌身手便。牵前踏步,带飞推肩。”

  说话间三分醒老前辈扯着酒葫芦上的细绳,将这酒葫芦耍了个四下翻飞,青衣客也着实看了个眼花缭乱,赶快躲避,却只顾了上面忘了下面,被三分醒老前辈右腿伸进两腿之间继而别住了左腿,青衣客赶快挥剑推挡,却见眼前酒葫芦一闪,随即被三分醒老前辈低身沉肩一推,再加上下盘受制便直接倒在了地上。

  “吕洞宾,酒醉仙。背上儿,双fei剑。披手披脚随他便,随他便。虽则是两手如矢,也须要直利牵拳。反后步,要身偏,偏时要闭阴囊现。从上劈下,石压山巅。”

  转眼间三分醒老前辈第二式已经打出,一个侧身双腿便将青衣客的左脚钳住,随即将酒葫芦向天上一扔,身体仿似站立不稳一般向前一趴,双拳随双臂向前一挥,手肘直接便向青衣客的身上砸了下来,青衣客倒在地上起不得身来,正欲挣扎,却又被这招重重的砸了一下,赶快右腿挥出一脚,继而一个翻身站了起来。

  “韩湘子,酒醉仙。竹筒儿,手内拈,重敲轻打随他便,随他便。虽则是,里裹外裹,也须要,插掌填拳。鱼鼓儿,咚咚填,打时谁知扫阴现。去时躲影,来若翩迁。”

  青衣客着实被这醉拳打了个错手不及,站起来惊魂未定,老人家已经飘飘悠悠的又来到了身前,青衣客本能反应般出手还击,却见三分醒老前辈一低头,转身贴在了自己胸前,青衣客正要用另一只手推他出去,老人家却又从腋下钻了出去,手还扯着他右手的衣袖,正迟疑间只觉背后再遭一拳,胳膊又被拽着,青衣客被打得一个前空翻,又倒在了地上。

  “曹国舅,酒醉仙。手儿里,拂尘翩。直臂横肘随他便,随他便。虽则是,身步齐进,也须臂膊浑坚。顶肘开,顿肘填,坐时谁知身坐连。臀肘右下,左臂身旋。”

  三分醒老前辈依然扯着青衣客的衣袖不松手,一个发力,一顶青衣客的手肘,将青衣客的胳膊反别了过来,随即自己一个腾跃,腾的一下坐在了青衣客的后背之上,这一下有如千金压顶,青衣客只觉胸口一闷,憋的那是相当难受了,且后背也被这瘦老头的屁股尖硌得生疼。

  “何仙姑,酒醉仙。铁爪篱,怀中见,上爪下爪随他便,随他便。虽则是,鸾颠凤倒也须要,侧进身偏。指上爪胜铁鞭,爪时谁知血痕见。长伸短缩,通臂如猿。”

  这几下子青衣客可着实受了苦头,只见三分醒老前辈一转身骑在了青衣客身上,双手上下翻飞,连续出招,在青衣客的后背上连抓带捶,青衣客好生疼痛,一声怒吼,脚向上一勾,来了个蝎子摆尾,踢在了三分醒老前辈的背上,姿势难受力量也有限,老人家借势一滚躲了开去,青衣客翻身再起,便见三分醒老前辈依然仿似脚下无根,双目无神,还打了个酒嗝。

  青衣客展了展筋骨,只觉后背被这瘦老头儿的骨头楞儿打的着实是疼痛难当,连发力也受到影响,不禁心中感慨,这醉拳着实诡异,不能再任由三分醒老前辈打下去了,醉八仙,这才出了五招已叫自己难受非常了,不过这醉拳的口诀之中却颇有端倪,再出手时定要小心听真了。

  “哈!”青衣客打定主意,这回将全身气劲催至了顶峰,手持宝剑挥劈而出,眼看来至老人家身前,三分醒老前辈一个脚尖点地腾空而起,向自己身后翻去,青衣客赶快回转身,见老人家已经背对自己落在了地上,便将宝剑横空一挥,三分醒老前辈不但没回头直接又一倒地避过了宝剑,脑袋已经倒在了青衣客两脚之间,立刻伸出双手抓住了青衣客两个脚脖子。

  青衣客本能的一低头看,突然头顶上便挨了重重一脚,正是三分醒老前辈趁他低头不注意的空抬腿踢的,青衣客被当头一踢连退了数步,三分醒老前辈也再次起身,笑呵呵的看着青衣客的狼狈样子。

  “蓝采和,酒醉仙。兜的是,花篮艳,上勾下挽随他便,随他便。虽则是,蜻蜒点水,也须要,搬开争先。眼儿紧,望下边,望时只怕腿尖现。挽拳挽脚,里进填拳。”

  三分醒老前辈这才念出方才这一招的口诀,青衣客不禁心中暗想,这前辈也够狡猾的,这回竟然先打后念,看来想提前窥探些路数,早做准备也不行了,这醉拳虽不能一时之间取人性命,却实在是难缠,如此自己一直挨打却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也不是办法。

  “小子小心!”青衣客正在苦恼,三分醒老前辈可没给他机会多想,提醒了一句便又里倒歪斜的来到了身前,青衣客自然不敢怠慢,怕老人家再出刚才那些招数,赶快一个展身,想催气劲而出,却怎想到正中了三分醒老前辈路数,未及发力已被老人家掐住了皮肉。

  肌肉再结实皮肤也软的,被这狠狠一掐着实疼痛,只好再度挥剑抵挡,三分醒老前辈却仿似没骨头一样,倒在他身上,推开便又被掐住了皮肉,挥拳打去又倒在了臂弯之上,收回来老人家却没倒下去,原来又是掐住了皮肉,

  “啊!!~~~~~”青衣客快疯了,这算是哪门子武功,既要不了对方的命,又让对方打不着,真是死缠烂打折磨人的拳法,其实也可以理解,作为一个资深的乞丐,行乞的时候难免遇上没什么善心的,自然要赶他老人家走,可是饿着肚子怎么走,只能硬着头皮要,对方没了耐心若动起手来,你把人家打坏了成了明抢,若被人家打坏了还是要挨饿,要不到吃的,所以这醉拳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张果老,酒醉仙。拿的是,铁栗片,拿来拿去随他便,随他便。虽则是,金丝缠洗,也须要,骨反筋偏。身窈窕,采摘坚,采时离托人前面。拿拳拿掌,后手紧拈。”

  三分醒老前辈又念出了刚才这招的口诀,得意的看着青衣客,

  “前辈,如此招数虽然诡异,却实在不是什么能取胜的武功,只怕呆会儿前辈体力穷尽之时,也依然不能把我怎么样,前辈不如换个路数,与我好好打斗一番!”青衣客有些不屑这毫无攻击力的招数。

  “哦??说我的醉八仙无法取胜??”三分醒老前辈又打了个酒嗝,“好,那就让你见识见识这醉拳到底能否取胜!”

  说话间三分醒老前辈再次挥拳而来,左右开弓,全身上上下下,忽站忽倒,却不像前几招躲躲闪闪,而是步步紧逼,且战且进,渐渐的又将青衣客逼至了擂台的边上,三分醒老前辈一鼓作气,又接连出拳,口中念念有词,

  “铁拐李,酒醉仙。倒戴的,金刚圈。左投右撞随他便,随他便。虽则是,黄莺磕耳,也须要,脚管肩先。脚儿弯,好勾臁,勾时郑重人后面。翻身进步,身倒脚掀。”

  正如口诀中所念,青衣客正在挡拆之间,突然被三分醒老前辈的脚一下子勾住了脚后跟,身体立刻站立不稳,正竭力控制身形,老人家突然向前用肩膀一撞青衣客的胸前,青衣客便向后仰去,老人家随即一个翻身倒在地上,勾住青衣客的脚向上一扬,青衣客再也支撑不住,直接向擂台外翻倒下去,

  “啊??!!!”傅三两和赵大总管同时惊呼一声,站起身来,他们实在想不到青衣客竟会输给这样一个老要饭花子。

  青衣客行将坠地的一瞬间,突然身下被人一下子擎住了,青衣客也不禁大吃一惊,这时候纵是傅三两和赵筹也没法帮他了啊,莫非还有高人??!

  龙净心老远看着,露出一丝微笑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