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三——寂寥千秋

小说:葬天之君作者:星悬九霄更新时间:2018-12-15 01:35字数:1391800

  流萤孤灯一盏,只求一点点暖,把心来烫。轻风吹斜柳也许不曾改变,重温旧梦时故人已不见,千转百回化为沧海桑田,弹指红尘唯此情不变。   情至荼蘼终无悔,   一生年华逝流水。   相见无期叹缘浅,   徒留寂寞来相偎。

  寂静的夜里,异星城早已经完全安静下来。除了城中时不时出现的巡逻队伍之外,街上看不见一个人。便是那些军队,也都是蹑手蹑脚,生怕影响了居民的安歇。

  如今正是初春,虽然已是看不见什么积雪,但是夜里还是透着丝丝凉意。家家户户大都将门窗关严,不让冷风穿堂而入。

  一家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客栈,却是十分奇怪。二楼的某一间房间,窗户并没有关上,却是虚掩着,风吹过的时候,总会将已经有些老旧的窗户吹得“吱呀”响。

  透过窗户,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盏烛火。房间很大,烛火却只得流莹一点。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独坐床边,身着青衣,脖颈上带着的是一个钻石吊坠。看起来倒并不像是珍贵之物,但是女子的手却总是有意无意的抚摸吊坠上的纹理。

  时间慢慢流逝,那女子恍若一尊雕塑坐在那里。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只听女子轻轻地叹息一声,终是将窗子关了。不见了风打窗框的吱呀声,那一盏孤灯却始终未曾熄灭。也不知是为了照明,还是为了能让心中的一点寂寞有个慰藉。

  自从古月寒逝世之后,包括异星城在内的西大陆就被东大陆的天惠帝国接管了。虽然自古以来就没有一个帝国统一东西两个大陆的事情,但是在古月寒的得力手下陈鸣辉的干预之下,西大陆的百姓还是被安抚了下去。

  而天惠帝国的统治者也总算没有让百姓失望,不仅对西大陆相当重视,将大部分的军队都放到了这里维持秩序。还时不时的到异星城小住一段时间,体察民情,及时改变帝国对于西大陆的政策。

  如今的异星城早已再一次走上了正轨,在很多年前的那场灭世之灾中,这里受到了难以估量的损失。无数房屋建筑被毁,若不是古月寒留下的阵法堪堪抵挡了一时,恐怕也不能这么快得恢复过来。

  城门口摆着一个告示栏,这是陈鸣辉专门为了方便百姓来设置的。一开始的时候异星城管理人手很紧张,百姓们的诸多委托也不能及时解决。为了解决一时之需,陈鸣辉就想出了这么方法。大陆上不乏一些喜欢仗义出手的江湖侠士,看见百姓贴在这里的请求,出手相帮的人总归也是不少。

  后来虽然人手不再紧张,但是看这样的方法也没什么坏处,便一直留到了现在。今天的告示栏似乎不同与往日,周围围了不少的人,但大部分人看起来都有些忧愁。   “唉,今天这个委托恐怕是没人敢接了。”

  “是啊,惹上了妖兽的事情,而且还是那样厉害的妖兽,这家人还真是可怜。”

  诸如此类的话语不乏少数,周围亦有不少拿剑的侠士,仔细看了看告示上的内容之后,终究是惋惜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青衣的女子莲步轻移走了过来。女子容貌极其出众,站在人群之中十分惹眼。周围的人看见了之后皆是一愣,让开一条路。

  但是无论是什么人,也只是心中惊艳,万是生不出任何亵渎的念头。女子虽然面容艳丽,但却当真如那莲花一般,媚而不妖。

  只见女子缓步走到了告示栏的旁边,仔细看了看那一张仅剩的委托:

  在下本是一书生,携妻儿往南方旅游。却不料路上狂风大作,沙石弥漫,遮天蔽日。当再睁眼之时,却发现妻儿皆是不见了踪影,只是看见了一只赤红色的大鸟飞向远方,几番思虑之下,许是传闻中的妖兽假凤。内子生来体弱,恐经不起如此波折。还请江湖侠士仗义出手,在下定有重谢!

  言辞之间倒是相当诚恳,但是因为提到了妖兽假凤,这一点却是当真让人难办。自葬天大帝身殒之后,破天大帝下令废除原有的所有等级制度,并且开始传播新式修炼方法。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大陆上的修炼之术虽然是有了一些起色,但是终究是处在婴儿学步的阶段。大陆上多的是武功高手,但是真正的修炼者,却还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更不用说是能够对付假凤这等厉害妖兽的修炼者了。

  那女子看了之后皱了皱眉,被周围眼尖的人瞧到。本以为女子会就此离去,却没有想到女子只是略一迟疑,上前几步,竟是揭下了那张告示。

  这短暂的迟疑,不是为了能不能对付假凤。而是看见假凤这两个字之后,一段被自己强行锁了起来的记忆又重新被回想起来。

  在周围人惊异的目光之中,那女子轻描淡写地说道:“去告诉那委托人,明日辰时,西门外小亭中,我在那里等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只是转眼一瞬,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而此时,周围人才如梦初醒一般地说道:“快去告诉那个可怜的书生,就说是他的委托有人接下了!”一听这话,很多人立刻转身跑开,也不知道是去通知那书生,还是去追赶方才那女子的脚步了。

  隐隐约约的,还听见微风中带来的自言自语:“我这一辈子可从来没见过那样漂亮的女子,恐怕也只有传闻中的惠皇后能够和她相提并论了吧!”

  这些闲言碎语,依稀传入了那女子的耳中,但她却丝毫没有在意。远远地看过去,那女子走得十分从容,但是就是在这从容之中,一步却可以走出一大段路程,让后面追赶的人何止是望尘莫及!

  这件事情,对于异星城来说,也不过是一段小插曲而已。那些追赶的人并未寻到佳人的芳踪,回去惋惜了一阵之后,也就将其抛在脑后,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了。

  一天的时间,不过是眨眼之间就已经过去。第二天清晨时分,昨日接了委托的女子便已经站在小亭之中,等待着那委托人的到来。

  “那接了委托的人便是你?”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走到了女子面前,问道。那女子上下打量了书生一下,说道:“便是我又如何?你这打扮,到让我想起了一位故人,不过你的气质却还要差得远了。”

  听了女子的话,那书生自是有些恼怒,但是想到自己的妻儿还得靠眼前的这人去救,便忍下来道:“这假凤可是厉害的紧,我看姑娘也不似武功高强之人,我看还是……”

  未等那书生说完,女子便开口道:“怎得又是一个以貌取人的?如此你却是不信了我?既如此,我也不必强求着帮你解决这桩事情,只是不知道,接下来你还要等多久才能等到能有人帮你了!”

  此话一出,一下戳到了书生的痛处,看着女子当真是打算就此离去,书生开口道:“姑娘莫恼,方才在下只是与姑娘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而已。既然姑娘执意,那我们就商量一下何时启程吧。”

  “这有甚可商量?便是现在!”女子丝毫不加迟疑地说道。书生瞠目道:“现在?姑娘不得准备些什么吗?比如说防身利器或者是降妖法宝,我看姑娘身无长物,莫不是要以一身血肉之躯去对付妖兽吧?“

  那女子盈盈一笑道:“便是空手而去又能如何?你这书生倒真是迂腐,初见还觉得你像我的一位故人,如今看来,不仅气质不像,神韵也差了好几分。”

  说到这里,女子看了看天色说道:“似你这般磨蹭,恐怕尊夫人早就做了妖兽的盘中餐。我们就此启程,你可莫要再说什么推脱的话了。”

  说完右手轻轻一挥,一条紫色的纱带忽然出现在空中。那纱带像是有灵性一般,慢慢落在了女子脚边。只见女子驾轻就熟地站了上去,对身后的那书生说道:“还不上来给我指路?”

  书生就像是看见了神仙一样,嘴唇哆嗦道:“这……这……分明是神迹!”女子噗嗤一笑道:“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不过普通的御物之术,你就吓成了这样,看样子到时候降服那假凤之时,还是莫要让你看见的好。”

  说完也不等书生说话,轻轻一挥手便将书生放在了紫色纱带的后半段。也就是在同一时刻,纱带猛然腾空而起,地上的建筑物瞬间就变得和盒子一般大小。

  “你是在哪里看见那只假凤的?”女子的问话声夹杂着风声响起。那书生回答道:“就在这边不远处,我手指的方向,大概一二百里的位置。”

  女子点了点头,操纵着纱带向那个方向飞去。片刻之后,那书生忽然问道:“说来还不知道姑娘芳名?总是姑娘姑娘的称呼也不方便,不知可否告知于在下?”

  女子想了想说道:“名字我已经不用多年了,我瞧着你叫姑娘便挺好。不过如果你非要知道个称呼的话,便唤我莲花姑娘即可。”

  “莲花姑娘?”那书生口中念叨几句,当即说道:“所谓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是为莲花。用来形容姑娘,却真的是再恰当不过!”

  莲花笑道:“未想到你这人看起来迂腐,文采倒是不错。”听到这赞扬的话,那书生却慌乱地说道:“莲花姑娘可莫要这么说,这句子乃是葬天大帝所作,在下只不过引用一番。若如姑娘所说,在下那就是冒犯了葬天大帝,这可是万万使不得的!”

  听见书生的这番话,莲花反而是沉默片刻道:“葬天大帝?可是指天惠帝国曾经的凤凰元帅君葬天?”没想到那书生更是焦急地说道:“莲花姑娘,你到底是哪里的人?葬天大帝的地位崇高无比,他的名字又岂是我们可以轻易叫出口的!这里没有外人,莲花姑娘这样说也没什么大碍。但是若让有心人听见了,纵然姑娘手段高超,也难免惹上惹不起的麻烦。”

  正说着,书生却看见了下方就是自己的妻儿被劫走的地方,紧接着说道:“就是这里了!”莲花低头看了看,便让脚下的纱带缓缓落下。

  看着周围崎岖的山路,再加上荒凉无比的景致,莲花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说的便是这里?放着好好的管道不走,你偏要拖家带口走着崎岖小路。我还道那假凤怎会到官道上袭击人,原是在这荒山野岭中!”

  书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说来惭愧,在下从小便喜欢游山玩水,走官道之时看见这远山十分雄伟,便想来这里看看。未曾想到竟会遇上这等祸事,还请莲花姑娘为我寻回妻儿。”

  莲花一边说着,手中一边闪现着青绿色光芒说道:“既是我出手,你便也不必担心,且稍等片刻,我就能知道你妻儿的去向了。”

  只见莲花手中光芒大盛,同时闭上眼睛。书生虽被这从未见过的情况吓了一跳,但是也明白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打扰为好,静静地退到一边,等着莲花的好消息。

  片刻之后,莲花睁开了眼睛,说道:“这便走吧,我已寻到那假凤的巢穴。巢穴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也不知那假凤为何不远千里非要到这里来劫你的妻儿。去看看吧。”

  说完又和方才一样,与书生一道站在紫色纱带上,向远方飞去。一段时间之后,莲花忽然拿出一个青色的戒指,说道:“我见你胆子忒小,一会儿我收服假凤,恐将你吓着了。你便呆在我这戒指中,这里面还算是风景如画,你若是有兴致留下几张墨宝我也没什么意见,总之安心等着就是。”

  也没等书生做出反应,莲花另外一只手对着书生轻轻一点,便已经将书生收进了空间戒指中。而这个时候,已经可以看见一个悬崖上的山洞,洞内隐隐有灼热的气息透出。

  莲花将丝带握在手中,有恃无恐地走了进去,左右看了看,感觉了一下洞中的生命气息,选了一条路继续向内走去。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莲花忽然停住,说道:“假凤,我与凤族渊源颇深,却从未知道凤族会有这样偷听的习惯。出来与我见面吧!”

  就在莲花说完这句话之后,一团火焰落在莲花面前,火焰散去之后,出现的是一个少年男子形象。莲花略有些惊讶地说道:“原来已经可以化为人形,看来比我估计的还要超出许多。”

  假凤打量了莲花一番,发现眼前的这个女子自己竟一点都看不透。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女子身上磅礴强大的生命力。

  “阁下莅临寒舍,不知有何贵干?”假凤一开口,就是十足的书生味道,比起那个委托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莲花轻声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有一个书生说你掳了他的妻儿,让我来帮他找回。但是今天看了你这性格,也不像是喜欢掳人,莫不是我寻错了位置?”

  假凤眼珠转动了一下,本想编些谎话,但是看见莲花望向自己的眼睛竟不自觉地说道:“确是我掳了一个女子和一个孩子,不过我从未伤害他们的性命!”

  莲花饶有兴趣地说道:“那你费尽千幸万苦将他们抓来这里是为了什么?”面对着不知深浅的人,假凤老老实实地说道:“我天生阳气不足,火属性修炼上总是欠些火候。前几天我在周围转悠,忽然看见三人在山路上行走。其中的一个女子竟是阳气过盛,导致身体虚弱。我想着可以将她抓来借她身上的阳气补充我缺失的阳气,顺便调养她的身体,也算是向她道歉。至于那个孩子,完全是顺手抓来就懒得还回去了。”

  听了假凤的解释之后,莲花摇头道:“我当是什么事情!原来只是这样的一件小事,你身上缺失的阳气我顷刻间便可以给你补回来,至于那个女子更是简单。而如果你想要借她的阳气补充你的,却反而是麻烦了。”

  假凤眼睛一亮道:“你可以帮我?你为什么要帮我?”莲花想了想回答道:“帮你是没问题,至于为什么要帮你……一来是我和你们凤族有很深的渊源,二来是我今天心情很好。”

  说到这里,莲花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白瓷瓶,上面纹着一些橙黄色纹理。莲花将其交到假凤手中说道:“这丹药便是补阳气用的,我看你缺的也不多,这瓶中丹药吃完便差不多了。至于什么时候吃,一次吃多少,就看你自己了。如果你觉得你能承受得住,一口气全吃了我也没意见。”

  说完又拿出一个纹着蓝色纹理的白瓷瓶说道:“去除阳气有些麻烦,但是补些阴气却是容易。你将这丹药给那女子喂上一粒,然后给我送过来就行。记住,只能喂一粒,人类的身体可不能承受得住。”

  假凤连连道谢,接过两个瓶子,步伐有些轻飘飘地走了。看着假凤离去的背影,莲花自言自语道:“今天可当真是皆大欢喜,阿天,你也一定看到了吧。”

  当今天下,敢这样叫君葬天的人,除了古昭忆还能有谁。只见古昭忆轻抚额边青丝道:“几年时间,我可当真是想你的紧。看见和你有些关联的假凤便心潮澎湃,看样子我还是不够成熟啊。”

  “如今我已经快要成神,也已经找到当年我们的孩子。等我成神之后,就会将他生下来。这是我们的孩子,我会好好将他养大,我相信,他会和你一样是个有作为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假凤搀着一个女子和一个四五岁的小孩走了过来,说道:“这便是那女子和小孩了。”古昭忆点点头道:“好了,那你就回去吧,这里交给我。”

  假凤点点头,转身离去之后,古昭忆对那女子温柔地说道:“莫要担心,我是你相公请来救你的。你相公就在不远处,我们出去之后,你就可以见到他了。”

  或许是这些天受了惊吓,那女子看起来面色苍白,只是点了点头。至于那个小孩,已经在自己母亲的怀中睡着了。

  一段时间之后,不远处的官道上,古昭忆看面前总算是团圆的一家三口,微笑道:“好了,我该做的事情也都已经做完了。你夫人的身体我也稍稍帮了点小忙,以后应该会好很多。”

  那书生已经是笑得合不拢嘴,说道:“莲花姑娘,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不如你和我们一起回家,我和内子好好招待你一番!还有先前委托中答应的重谢,也还没有兑现呢。”

  古昭忆婉拒道:“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尊夫人身体还很虚弱,回去之后还是尽早歇下为好。好了,功德圆满,我也该走了,诸位,后会有期!”说完这句话之后,古昭忆就这样凭空消失,留下面面相觑的一家人。

  这样的事情,古昭忆每一天都在做。这些年来,她孤身一人走过很多很多地方,以自己的力量,为大家解决遇到的困难。即使什么时候都只是她一个人,她却从未觉得孤单。

  因为在她看来,自己每做一件好事,君葬天都会在天上看着自己。她相信总有一天,自己能够偿还君葬天所犯下的过错。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已经不知道是过去了多少岁月。唯一在时间长河中留下痕迹的,便也只有古昭忆修成了神,生下了与君葬天的孩子这两件事了。

  很多年以后,古昭忆坐在清冷的大殿之中,周围弥漫的纯净灵力明显不是人间所能拥有的。一个英俊的少年单膝跪在古昭忆的面前,那少年略带迟疑地问道:“母亲大人,您真的已经决定了吗?”

  这少年,便是古昭忆与君葬天的孩子,名为君星。这么多年已经过去,君星渐渐长大,和当年的君葬天竟是有七分相似。

  “如今的人间,已经没什么值得怀念的了。故人皆已逝去,你姨娘也在前几年去了。偌大的人间,独我孤身一人,又有何意义?”

  君星沉默片刻,忽然说出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母亲大人,鬼界并不是那样容易进入。这几年孩儿四处打听,却从未听说过有人能够稳妥进入鬼界……”

  古昭忆勾起一个浅浅的微笑道:“娘不是不知轻重的人,当然也知道鬼界不是随意便能进入。我会尽力寻找方法,开辟新界之后,或许能够有新的启发,你也不必为我担心。”

  君星抬起头,看着古昭忆说道:“母亲大人,真的不让我和您一起离开吗?”古昭忆轻轻地摇摇头道:“不,你还有更重要的人物去做。人间需要你去守护,你拥有你父亲的星辰之力,再加上火、木双属性,这世间不会有人比你更强。你需要用你的力量,去捍卫人间,帮助天悬大陆,度过一个个难关。”   “是,孩儿知道了!”

  古昭忆闻言缓步走下台阶,摸着君星的头说道:“孩子,娘要离开了。从今往后,就要辛苦你了……”

  君星抬起头,刚好对上古昭忆泛着泪花的眼睛,轻唤道:“母亲……”

  千年之后,一个完全不属于天悬大陆的空间之中,古昭忆站在九重天上的祥云之上,看着下面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阿天,已经一千多年了。当年我开辟新神界,从人间带来了一些根骨奇佳的人。他们都修炼成了神,所有人在这里快乐地生活着。这里就像是你曾经说过的世外桃源一般,与世无争。没有人会为了利益而勾心斗角,这里,只有最质朴的感情。”

  古昭忆忽然笑道:“这不也是你曾经所向往的吗?现在已经实现了,你也会很高兴的吧!”

  短暂的沉默过后,古昭忆继续说道:“我已经去过鬼界,也找到了家惠妹妹的魂魄。她果然如她临走前所说的一样,一直等在那里始终没有转生。我向鬼王借了生死簿,却没有能够找到你的名字。我早该想到的,但却不愿意放弃一点点的希望。”

  古昭忆的眼神变得黯然,片刻之后又重新燃起希望道:“不过没关系的,我还有无穷无尽的时间,不管是在这新神界,还是在天悬大陆,我都可以一直等下去。我记得你临走前说的最后两个字,家惠妹妹能一直等下去,我也就一定可以。”

  “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回到我们身边。到那个时候,我们再一起踏遍山川万里、看尽依瑞繁花。到那个时候,我会一直陪着你,不管怎么样,都不要分开,一直、一直……”

  千年以来,古昭忆只身孤影而行,却总是将内心最深处的寂寥牢牢锁住   这积淀千年的寂寥,也不知还能再锁多久

  只是似她这般骄傲、如那传奇人物一般的骄傲,又怎会说与他人听   或许,是会的——   只是她愿意倾诉的那人,却始终不曾归来

  君葬天也许不知道,自己最后说出的两个字,会有多么大的影响

  它让一个人等待百年,长眠之后于鬼界继续守着永无止尽的约定

  它让一个神寂寥千年,寻觅过后于神界永远等着没有期限的归期   情之一字,也许真的只有不懂,才能不为其所伤   而一旦被情所伤,却永远,也无法愈合、、、   所谓“人生自是有情痴”,也便是如此了吧……   风轻云淡,尘埃落定   天道与宿命依旧永恒运转,只是谁也不知道——   永恒中的哪一刻,就会是一刻中的那永恒…………。

  -----------------------------------------------------------------

  到今天为止,本书正文和番外部分的所有内容就已经完全结束了。星悬在如释重负的同时,也略略有些空虚的感觉,毕竟这本书倾注了我很多心血,突然结束总归有些不适应。

  《葬天之君》虽然已经完结,但是故事却始终未曾结束。《葬天之君》不会只有一部,这是星悬给所有读者许下的一个诺言。

  三年之内星悬应该不会写书,不过这三年,星悬将开始筹划下一本书,也就是《葬天之君》的第二部,一个全新的故事。

  星悬真的要和各位读者说一声再见了,但是三年后,星悬会再度归来。到那个时候,便让我们再次一起共叙天悬大陆的另一个传奇故事!   后会有期!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