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受器重的人

小说:末日农场作者:发奋图强更新时间:2019-01-17 01:49字数:940953

田宗喜看着有些混乱的宴会场,他心里一点不生气反而高兴的很,下面的人为异能战士的表演引起的轰动越大他越兴奋,田家掌控着最多的军队,也有着最有威力的武器,可是在异能战士项目上却被凌家卡住,虽然说这次有让凌家人登场露了脸,不过田宗喜却自信已经收拢了魏峰的心,现在魏峰是效忠于田家,而不再是凌家,所以凌家在异能战士项目上的一家独大局面即将被打破。

其实魏峰一直没有效忠过任何一家,他服从凌灵的命令是因为她是实验室的负责人,是他这个异能战士的缔造者,他服从蒋家是因为他最初出身于蒋家的部队,成为异能战士后执行的第一件任务也是为蒋家寻找亲人,不过在任务完成后魏峰唯一要效忠的只剩下胡小帅了,此刻这人正躲在角落默默无闻的吃着他的点心。

异能战士的表演其实只类似于魔术,谁也不敢弄些变异动物回来在寿宴上让异能战士杀,不过魔术般的表演仍然掀起阵阵高潮,足足半个多小时掌声不断。

“下面有夏小荷小姐为大家献歌祝田老生日快乐!”异能战士的表演终于到了尾声,主持人接过田宗喜的开场秀推出了夏小荷,这是继续推动寿宴气氛的法宝。果然夏小荷的出场引起了人们更大的轰动,尖叫声和喝彩声不断。

一首生日快乐歌毕夏小荷为主席台上的田宗喜献上蛋糕,本来应该献点鲜桃或者是鲜花,只是组织方找不到这两样东西,没办法只能先将蛋糕拿出来应个景,田宗喜接受后就可以下台休息了,他是上了年纪的人长时间站在台上根本受不住。

草草的将表面的仪式进行完田宗喜进入会场,在他的周围立着一群保镖,个个精壮无比,据说他们中也有异能战士,只是他们失控的时间已经被把握住了,在失控前半个小时他们就会主动离开,然后待失控症状消失后再回来。

“田爷爷,祝你生日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吴启航笑着上前祝贺,顺便将礼物献上,一颗巨大的钻石,虽然说在末世这玩意儿不一定值钱,但是对于田宗喜这种不缺吃穿的阶层来说奢侈品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好,好,小吴啊,过来一起坐吧,在年轻一代中我还是比较看好你的。”田宗喜对吴启航评价很高,这个年轻人在末世不久后就快速崛起,这证明他是有个人实力的。

吴启航道:“田爷爷,我那边还有个朋友,我看他一人很孤独,要不让他到这边上的一桌入座?”吴启航指了指远处正吃着点心的胡小帅,他不能让胡小帅躲起来逍遥,他要想尽一切办法弄死他!当然让胡小帅登田宗喜这桌可能性不大,吴启航选择了距离这边最近的一桌。

田宗喜点点头:“都是些年轻人,年轻好啊,让他过来吧,这个世界早晚还是要交给你们年轻人,有时间我们多交流交流,世界繁华不再,我们要为人类延续文明啊。”

胡小帅一直在留意着吴启航的动向,看到他向自己这边走过来便扔下手中的点心,胡小帅已经打定了主意与吴启航不死不休,所以根本不在意吴启航打算用谁来对付自己。

“胡小帅,你我之间原本没什么恩怨。”吴启航低***对胡小帅道。

胡小帅冷哼一声,吴启航道:“做生意嘛,你脑子不灵光赔了只能怨你自己。”

胡小帅道:“是吗?你使用卑鄙的手段诈骗还有理了?如果光明正大的做买卖赔了我谁也不怨。”

吴启航道:“光明正大?难道我不光明了?如果我不光明为什么没有警察来抓我?没有警察来抓我就说明我没犯法,对不对?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你不要冤枉我。你想找我报仇是不是?现在我给你个机会,跟我来,我会让你得偿所愿。”

胡小帅没动,吴启航道:“怎么你怕了?如果连跟我来都不敢,那么我劝你别再想着报仇了,因为你不配,你也没有报仇的胆量!在这个地界我吴启航就是你的天!”

胡小帅腾的一下站起来,他并不是被吴启航用激将法刺激到了,而是胡小帅突然想到失去了今天的机会以后能不能见到吴启航还是个问题,所以不管他玩什么花样最后必然要给他个了结,哪怕他玩的花样再多又如何。

“这里坐,”吴启航不冷不淡的指了指椅子,胡小帅拉开坐了进去,就算他之前不认识田宗喜但刚刚讲话他见过了,吴启航坐在田宗喜身边,很明显他打算用田宗喜来对付自己。军队的领袖,首都基地的掌舵人,别人自然是怕他的,不过胡小帅并没怎样,因为他不需要依附首都基地生存,而谁想把他强留在这里也是不可能,所以他不需要怕任何人。

吴启航坐稳对田宗喜道:“田爷爷,我这朋友农村来的不懂规矩,不知道要来向您问好,您千万不要有意见,他那种小人物不值得您生气。”

田宗喜摆摆手:“没什么,对了小吴啊,你不应该送我那么贵重的礼物,这不合适规矩,回头你拿走吧,我一个老头子要那么大的钻石也没意义。”

吴启航道:“田爷爷,怎么会没有意义呢,您可以把它摆在客厅每天看上一会儿,这对于开朗您的心情有帮助,只要您每天开开心心就能活到一百岁!”

田宗喜呵呵笑:“我这种年纪已经不需要用物质来开朗心情了,小吴啊,你不是军人不能用战斗来报效国家,不过你可以通过繁荣首都基地的物质生活来提高人类的生存环境,这项任务也很艰巨啊,我希望你能向我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吴启航道:“田爷爷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只是做生意难免就会有赔有赚,当然也就会有人记恨我,比方我刚领过来的朋友,就因为做生意亏了本全赖到我身上了,唉,做商人不容易啊。”

田宗喜道:“噢,原来还有这种事情?你能这么善待他说明你人品不错啊,你把你朋友喊过来,我开导开导他。”田宗喜这会儿心情不错,不然的话他才不会管这些事情。

吴启航暗暗的冷笑,以胡小帅的脾气估计会和田宗喜顶撞,到时候看他还嚣张!吴启航走到胡小帅身边踢了踢他的椅子:“胡小帅,田主席要见你,这是你的荣幸,而这个荣幸是我给你的,所以你珍惜吧,有可能过了今天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享受生命了呢。”

胡小帅冷冷地道:“是吗?我很期待明天的到来,看看到时候是谁没有机会享受生命。”

吴启航道:“你很快就会知道结果,跟我来吧。”

田宗喜打量了胡小帅一眼,这个年轻人他是第一次见到,不管从哪里看都没有任何出彩点,田宗喜和蔼的问道:“年轻人,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现在做什么事情?”

胡小帅道:“田主席好,我叫胡小帅,住在四环,现在没事情可做。”

田宗喜点点头:“你以前是个生意人?听小吴说你做生意赔了钱。”

胡小帅道:“那是前世界的事情了,赔了个精光。”

田宗喜看了吴启航一眼:“是与他做生意?”

胡小帅点点头,田宗喜道:“做生意有风险,我想你能理解吧。”

胡小帅道:“是,我理解,正常的赔赚是应该的,不过使用了非法的手段诈骗我就理解不了了。”

田宗喜有些意外:“诈骗?”他对外界的事情不了解,有些事情完全是听信片面之言。

吴启航道:“田主席您相信吗?赔了本的人都会这么讲,总是把原因归结于对方。”

田宗喜点点头,“小伙子,小吴的人品还是可信的,你们做生意总是会有赚赔,这是正常的经营,所以不要再计较以前的得失了,你要知道这是末日世界,以后两人要多多结交,为末日世界的繁荣做贡献啊,只有人类团结一致才能渡过这黑暗的严冬。”

胡小帅道:“做贡献?我没这想法,想让我不计较以前的得失除非他死了。”胡小帅指着吴启航道,如果吴启航没主动找他的麻烦这次见面胡小帅就会算了,最起码也要到此为止算是给田主席一个面子,但是对方自己找上门来挑衅,胡小帅不打算放弃,如果那样的话以前的委屈岂不是白受,更会被田主席坐实了自己人品不好。

吴启航一脸委屈的对田宗喜道:“田爷爷,你看他威胁我。”

田宗喜不悦的道:“小伙子,你这样做可不好啊,别以为世界末日这个社会就法治崩溃,在首都基地还是有制度存在!”

胡小帅道:“田主席,你这样说就是不相信我而相信他了?你可知道吴启航是个卑鄙的小人,他惯用的生意手法就是诈骗,把别人辛苦经营换来的财富变成他的!我一人的话不足以信,但是在场有很多人可以证明!”胡小帅见到过吴启航出场时的情景,他知道一定还有别的人被吴启航所骗,只要站出几人来为他证明就可以扳倒吴启航。

田宗喜有些意外,看了吴启航一眼,眼神中全是难以置信,他对周围的人道:“是有这么回事儿吗?”

周围的人都摇了摇头,纷纷道:“不清楚啊。”一来大家平时拿了吴启航的好处这会儿不能落井下石,二来像生意上的小事情他们这些官员又如何能清楚。

田宗喜道:“找几个人来问一问,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小吴啊我可不能饶了你。”

吴启航很有自信的拍着自己胸口道:“田爷爷你放心,我绝对是守法经营,你大可以找人来问话。”

很快有保镖带着会场上的客人来到田宗喜身前,田宗喜道:“几位,我是想打听件事情……”

听完了田宗喜的话这几人都看了吴启航一眼,大家交换了一下眼色,一人站出来道:“田主席,我们没听说有这种事情发生过,吴总在生意上还是比较诚信的。”

胡小帅冷哼一声,他知道这些人迫于吴启航的压力不敢说实话,之前吴启航处理过两个找他麻烦的人,田家的保镖护卫都偏向着他,得罪了他还有好?虽然是田主席亲自过问这件事情,但是等田主席一退场这里还不是吴启航的天下?

吴启航有些得意的对田宗喜道:“田爷爷,你都听到了吧,要不我说做生意难呢,总是会被人误解,有些人把失败的原因喜欢归结在他人身上,这实在是不白之冤。”

田宗喜对那几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他道:“行了小吴,我相信你就是了,不论是谁总是不可能做出让所有人都满意的事情来,就算有点小差错也是在所难免。”

这时有人上前推胡小帅,道:“好了,你可以离开了。”

胡小帅一挺身体,那人一推之下竟然没推动,于是他加重了力气,可是胡小帅像座山一样立在他身前纹丝不动!那人有些恼火:“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在田主席面前要放尊重一些。”

胡小帅道:“你们让我来我就来,你们让我走我就走,真以为我是面捏的?吴启航,你骗的我人财两空,别人怕你不敢说实话,不过我不怕你,留你这种人在首都基地是个祸害,既然如此就让我替天行道好了。”

田宗喜脸色一变:“你、你想干什么?放肆!”这是田宗喜第一次遇到有人在他面前不听命行事,别人见到他都像老鼠见到猫小心翼翼。

田宗喜这一怒立刻就有一群人围上了胡小帅,胡小帅这时候是怒火攻心,根本不在乎面对的是谁,随手一拔拉一堆人就被推倒在地,对付他们根本不用费吹灰之力,胡小帅一跃扑向吴启航,吴启航吓的双腿一软,他根本没想过胡小帅敢当着田主席的面动手,更是没想到那一群人竟然拦不住胡小帅!

话说蓝玲玲这两天闷闷不乐,再加上进入寿宴会场的时候遇上吴启航,她的心情更糟糕了,夏小荷献歌一曲后她匆匆上台舞了一曲,然后下台坐在角落喝着饮料,不知怎么的蓝玲玲总是不能忘记除夕夜那晚救了自己的人,虽然不知道他的样子,但是他的背影却让蓝玲玲挥之不去,就连夏小荷要给她介绍的拥有苹果之人都不那么感兴趣了。

放下饮料杯蓝玲玲四处打量着会场中的人,看着别人熙熙攘攘她内心反而更孤寂了,就在蓝玲玲目光扫过田主席的时候,她的视线突然被吸引住了,一个背影让她感觉无比的熟悉!蓝玲玲呼的一下站起来,脚步匆匆的跑过来!她要瞧仔细,绝不能让机会从身边溜走。

吴启航受到胡小帅的攻击匆忙下他需要找一个盾牌抵挡,当他看到一个人影从身边经过时一把抓住她,然后看都不看将她推向扑向自己的胡小帅!

胡小帅并不是滥杀无辜的人,吴启航用人肉当盾牌他可不能随意的伤害,那人原本奔跑中就带有极大的惯性,再被吴启航一推之下索性扑倒向胡小帅,如果胡小帅不接住她的话只怕要受伤,胡小帅伸手一捞勒住那人的胸口然后将她抱了起来。

“是你!”蓝玲玲被人抱住胸部丝毫没有怒气,反而十分的惊喜,因为就在被他抱住的一刹那蓝玲玲感觉到了,这个背影让她无比熟悉的人正是除夕夜救自己的人!蓝玲玲回手就抱住他,抱的紧紧的,唯恐他再次一句话不说就离开。

“玲玲!”夏小荷远远的看到蓝玲玲被人推倒,她大急下一边喊一边跑过来。

胡小帅听到夏小荷的喊声这才知道怀中的人叫‘玲玲’,这里灯光很明亮胡小帅一看她的样子,果然是蓝玲玲!那性感的小模样胡小帅早不知道在屏幕上看过多少回,只是除夕夜那晚胡小帅根本看不清她的样子。

“你是蓝玲玲?”胡小帅还是问了一句。

蓝玲玲仍然紧紧抱着胡小帅:“是啊,你是谁?这次别再离我而去。”

胡小帅嘿嘿笑:“不会,不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这个蓝玲玲‘初次’见面竟然对自己有好感,看来向日葵大业成功不远。

夏小荷一路推开几个宾客奔了过来,这时候她才看清胡小帅的样子,“小帅原来是你?”

蓝玲玲有些奇怪:“你们认识?”

夏小荷道:“是啊,他就是我要给你介绍的人!”

“啊!”蓝玲玲吃了一惊,没想到他竟然是夏小荷的男友!这、这可怎么办?

砰!田宗喜拍了桌子,他怎么会想到事情演变成如此,胡小帅完全没把包围他的人看在眼里,竟然当众搂搂抱抱一个女星,就连那个他还算赞赏的夏小荷竟然与他好像也有不明不白的关系,像胡小帅这种不尊从大局的人完全不能留他在首都基地!

吴启航已经逃到了包围圈外,他大声道:“胡小帅,你死到临头了还敢对玲玲动手动脚,我、我绝不会饶了你!”吴启航喜欢蓝玲玲,看着她娇好的身体被胡小帅抱在怀中气的肺都要炸了,特别是胡小帅的手还捂在蓝玲玲的胸部,这更让他心痛。

“把他拿下!”田宗喜发布了命令,这一会儿已经有一队军人将胡小帅包围,而他的保镖则护着他向外离开,打起来子弹不长眼,田宗喜不能让自己身处危险中。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