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ing

小说:回忆中学时代作者:heavenfriend0521更新时间:2019-01-17 01:57字数:111368

    我们这个班也算是很有意思的了,学生回答的答案常常是千奇百怪让人哭笑不得而老师的授课方式更是花样百出,简直成了一个大舞台。

  地理

  初一时的地理老师是麻子所见过的最疯狂的一个。她戴着一副大大的眼镜,在上课时还会把脚蹬在讲台下面的木格上,手里总握着一根小棍。一次老师讲到世界地理时问“千姿百态”的学子们:“南京在哪儿啊?”大家一听便回答出各式各样的答案“地球上”“宇宙中”“在我脚底下”……“日本”老师似乎只听到了这个答案,她用小棍一敲桌子道:“什么?日本?你们这群卖国贼,把南京都给卖了!南京是Chinese东京才Japanese!”同学们听到老师的话笑得前仰后合。

  初二时地理老师换了一位,还是个女的而且跟第一位老师没什么区别都喜欢拿着小棍敲桌子。“你们好!我是你们的新地理老师,今后由我来教你们地理。不过在我的课上有个规矩就是你不学习不可以,不听我的课更是不可以的!”这是大家头一次遇见这么一个老师,所以被她的那番引得哄堂大笑。有一次她提问我们:“有谁会说日语啊?”大家对这个话题很敏感所以“答案”马上就出来了,“八哥呀路!”“咪兮!咪兮!”“尤兮!你地八哥呀路!”……不知是谁在后面大吼一句“尤兮!那边花姑娘的有!”老师听后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语文

  这是我们最“灿烂”的一节课,这科的老师“任夫子”(女的)经常“赞叹”我们说:“给点阳光就灿烂”。对麻子来说这是给他印象最深的一科,记得第一天上语文课任夫子请一位同学来读课文,麻子在私底下进行“秘密行动”。开始时他总是瞄着老师但后来一进入了状态就没空儿理她了,读课文的同学绘声绘色的读着,周围的同学也小声的跟着读但突然一下子班里就什么声音都没了。麻子抬起头发现同学们的目光几乎都盯着他,麻子有点纳闷:怎么了?答案只在他回头的一瞬间,任夫子此时正微笑着站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教室内传来了哄堂大笑。麻子对着任夫子“嘿嘿”一笑就把手里的纸条儿扔进了桌洞里,不过最后还是束手就擒了。那是第一次上语文课也是任夫子第一次认识麻子,后来麻子在她的课上经常被提审。有一次叽叽在上课时“”麻子,只见他的眉毛不停的向上挑动并带有很阴险的坏笑。麻子见此也对他开始将眉毛向上挑动着,以示回应。正当两人拼“力”的时候任夫子就开始提审麻子“张贺!你来回答这个问题!”(叽叽此时正在幸灾乐祸的看着麻子),麻子慢慢的站了起来抬起头看了看任夫子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说:“这个问题嘛!…恩…很难!”。

  语文课的读音是很重要的,一不小心就会闹出大笑话来就像皮搋子那次的“雪茄烟”竟给读成了“雪茄烟”后来大家经常拿这句话来招惹他“喂!搋子!雪茄烟是不是比雪茄烟要好抽呀?”。当然读音正确理解错误的时候也会闹出不少笑话,有一次任夫子正讲到“…由于愤怒拍案而起…”小尾含羊朦朦胧胧听到这句话就回过头来问麻子:“喂!麻子,是我听错了还是她说错了。怎么‘鱿鱼’拍案而起了?它不是在铁板上吗(铁板鱿鱼)?它生气不干了!”麻子听后也不知该如何解释了,谁也想不到这小子竟能联想到那玩意儿!没折,麻子只能安慰他:“孩子,睡吧!睡吧!再挺一会儿你就会在学校门口的小摊上看到它的!”

  历史

  初一时的老师很有特点,当讲到“猿人”的时候大家会盯着她,因为从她身上我们依稀能够找到祖先的味道。第二个历史老师是“进化”过的,一听他说话就知道这是我们的老乡——北京人遗址跑出来的,要不怎么这么能侃呢?他第一次的自我介绍就把我们“忽悠”晕了。

  “同学们你们好,我是教你们历史的老师。我姓……你们知道那个扮演毛主席的演员吗?”

  “唐国强!”

  “不是他,还有一个呢?”

  “古月!”

  “对!就是他,我就是姓古月的那个胡!”这段对白被我们称为了经典。

  生物课

  说起这一科可就有意思了,但没有发生在我们班。有一次麻子在别的班考试听到了两位老师的对话,其中的一个老师讲述着他上课时的经历:

  “…这个班的学生可逗了,那次我讲课的时候说‘国家规定近亲三代不能结婚,因为生出来的一般都是先天智障或先天畸形,比如痴呆,傻,智商低等我还没说完后面就有一个学生站起来说‘老师!我爸我妈就是近亲结婚我怎么不傻呀?’”。

  化学课

  这可是一门十分有意思的学科,化学老师更是出了名的好因为她十分负责,不仅对叽叽那种比猴还聪明就是没长毛的家伙关爱有佳而且还对麻子这样看家化学符号就晕的“化学盲”相当重视。平时好学生要追着她到处跑,而她没事时就追着我们跑,只可惜麻子依然对化学没兴趣。化学课的实验很多,但能自己动手操作的却是了了无几,也许是因为那些东西很危险吧!不过每次做实验的时候大家还是很有兴趣的,记得那次做氢气和空气混合后点燃的实验,催队和拉车的自告奋勇的上前做这个实验。待老师收集完氢气并混入空气后就抱着制备氢气的装置躲到了一边,这一举动立即引起了森林猪的注意,他装做很紧张的样子对大家说:“事情不妙!老师都逃命去了!我们也跑吧!”说着就抄起麻子扔在学校已久的校服上衣作为保护措施。众人被他这一夸张举动逗得前仰后合,不过催队和拉车的俩人却被这句话镇住了。他俩躲到一旁“秘密磋商”,准备决定到底谁去完成这一重大举动。结果催队荣获这一艰巨任务的“行使权”。只见他慢慢的走向装有可燃物的木杆前掏出打火机以潇洒的动作完成了同学们交他的的“艰巨任务”,然后拉车的将木杆向前一伸。随着“嘭”的一声巨响充满混合气体的易拉罐像火箭一样飞了起来,森林猪又发表了他的感叹“哇!氢弹研制成**了!万岁!”此时拉车的和催队已经溜到墙角里躲着去了。

  我们也曾自己做过一次实验,那是制备氧气的实验。麻子和小豆哥一组,他俩做完以后麻子想知道这样刚制备出来的氧气能不能吸两口便对着后面的拉车的问:“喂!这玩意儿能不能吸两口呀?”拉车的看了一眼麻子边观察实验边回答:“你试试呀”。麻子看了看自己的实验瓶说:“我们都收集完了,酒精灯也弄灭了,再点一次老师该说了!你们不是正做着嘛!你闻闻那个!”拉车的一抬头把目光转向了麻子身后,麻子以为老师来了就赶紧一回头但什么也没发现,当他再转回来时一个收集好的集气瓶已打开着放在他的鼻子下面。一股浓浓的药品味立刻钻进了麻子的鼻孔,他险些就被熏晕了但还强颜欢笑的看着正举着瓶子的拉车的,麻子做出很舒服的样子说:“恩!果然是氧气,不错!不错!你还不来点?”拉车的一脸坏笑的说:“我听说这样的氧气需要过滤的,不能直接吸否则会影响智商的!”麻子听后险些应声倒地。

  政治

  老师问:“中国有多少民族呀?”

  甲说:“切!小孩子都知道56个!”

  乙说:“不对吧!现在还有上班族、追星族、哈韩族呢!”

  丙说:“还有一个厚黑族。”

  乙问丙:“什么意思?又厚又黑的不是中国人吧!”

  丙答:“是中国人,只不过那是老师给咱们起的外号,说咱们是脸皮厚心太黑的一组,简称厚黑族!”

  在班里“追星族”分两种,同音不同字的两个族。一是追明星的,被称为追星族。二是追猩猩的,亦被称为追猩族。

  音乐

  音乐对于我们来说是太重要的东西了,不过在学校上音乐课的时候却是另一番景象。初一、初二的音乐课一直以欣赏不同风格的歌曲为主,初一时老师前面放着音乐后面就有人抱着“扫把”当吉他弹奏。后来老师介绍了劳动者们的音乐中有一种是“号子”,不过这让我们想起了“耗子”,当老师一说“拼命号子”的时候大家更想起了“拼命耗子”的样子所以都大笑不止。本以为我们会为那个时代人们悲歌感到凄凉的老师被我们气的站在讲台上一下就怒了,让全班同学站起来听,可是大家依然忍不住要笑出来。音乐老师被我们惹毛了,直接就把班主任找来助阵。

  初二时换了音乐风格,变成了“小天鹅”舞曲。阿征这时来了“灵感”,他对我们说:“你们现在闭上眼睛好好享受一下这段音乐,然后幻想一下舞台上是咱们的龚老爷子在跳着小天鹅……”

  我们音乐考试的时候更是笑话百出,那时和尚还在学校。老师叫到他的名字后,他就走了上去问老师:“老师,唱什么都行吗?”老师回答:“只能唱文明歌曲”和尚听后就清了清嗓子开唱:“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啊!往前走!不回头……”倾刻间教室内就传出来了一阵大笑。

  英语

  因为这是班主任的课所以课堂难免会安静很多,而班主任却可以时常逗我们笑一笑,就像第一任班主任(我们在初二时换了班主任)他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不过很幽默经常咧着嘴对我们笑而且还教了我们一个“经典”的词——多嘴驴(这个读音非常有特点,尤其是驴的发音)。当我们快睡着的时候他就讲个小笑话给我们听而且他其中的一颗大门牙还少了一半,所以不管那个笑话好不好笑大家都会盯着他可怜的那半颗牙笑个不停。在他教我们的那一年中也真难为这么一个外表严肃的大男人了,而第二任班主任更是幽默。她是教英语的不过她有时也会用“中西结合”法“治疗”我们对英语的冷漠态度,这种方法很有效的,就像她自创的那句“xxx go to墙角stand!”

  ……

  其实还有很多很多在课堂发生过的事情,不过我能想起的就只有这些了。

  课堂是有趣,无论是老师的授课还是同学们回答的问题。希望大家能在这短短的瞬间回到那个熟悉的课堂中,那时的我们是非常厌烦上课的不过现在想想才发现那时的自己是幸福的,因为能和朋友们在一起学习、努力、前进……可是现实终归是现实,我们只有想的份而没有实现的权利。

  朋友们我们虽然已经分开了,已经不能在同一个教室再上课了,不过我们还是在同一片天空下对吗?我们还可以看到同一个太阳、同一个月亮所以我们仍应该觉得大家还是在一起的。

  今年的中秋节要到了,记得在看月亮的时候想想朋友们也在另一个地方以同一种心情在看,亮亮的月亮照亮了每个人的脸也照进了每个人的心里。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