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 大结局

小说:凤浴火,妖妃十三岁作者:子玉文君更新时间:2019-01-17 01:55字数:194569

“鹤顶红?”矮胖男子惊道,“小姐要这个作甚?”

鹤顶红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剧毒,且无色无味,当然其提炼方法非常困难,否则若是随意的就能买到,遍地都是,一旦有心人购买到了足够的量,再去投毒害人的话,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再者,若是鹤顶红流入大地间几条重要的河流,长此以往下去,里面的鱼类水源便会受到污染,而人们的活动离不开这些,长此以往下去,恐怕人类只会慢慢的走向死亡。

纳兰梳云自然明白这些,但这鹤顶红是她急需之物,谁让这次的药材是给宁天阙抓的,既然有这样的机会,又岂能错过,鹤顶红便为他准备了。

“掌柜的不要惊慌,这个是宁丞相的吩咐,我也只能照办。”纳兰梳云故作认真道,“这件事情宁丞相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如果泄露出去,这间药楼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另外,我相信掌柜的是惜命之人。”

矮胖男子连忙陷入恐惧之中,惜命,开什么玩笑,谁愿意好端端的死去,不行了不行了,龙城实在是太危险了,等此件事情过去,他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不然一旦倒霉了,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丢了小命。

擦了把冷汗,矮胖男子急忙点头称是:“小姐放心,这件事情我绝对会烂在肚子里面,你要的药我亲自去拿,绝无第三人知晓,我去去便来。”

一刻钟后。

纳兰梳云从药楼中走出,很快消失在道路尽头。

而此间药楼就这天晚上,以一种诡异的状态,极为迅速的人去楼空了,据说,这里被掌柜的以廉价抛售了。

……

“快,走。”一对宫女走在皇宫的道路上,那领头的宫女轻喝,“再快点,千万不能耽误了宁丞相服药的时间。”

说罢。

其脚步越发快了几分,而身后跟着的宫女保持沉默,一言不发的紧随着。

此时。

纳兰梳云已然混进了这对宫女之中,以她的伪装,这些人不可能看破。皇宫的大致构造,她倒是了解了大概,毕竟无论是通过龙玉清,还是荆王翼王等人,该知道的自然不会少了。

看如今走的方向,真想不到宁天阙现在所住的地方正是之前的东宫,那里可是太子幽曾经的居所,而今他诏告天下,准备登基上位,那里竟然让宁天阙居住了。

不多时。

便来到了东宫门外,一行人并无任何侍卫阻拦,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一边的药房,这里有专门熬制汤药的人手,只需放下药材便可。因为这些宫女乃是千挑万选,故而对于药材等候在这里的人只是稍加确认了下,便不在多虑了。

本以为任务结束了,然而这里管事的,却突然开口道:“这次宁丞相的药材增加了三味之多,熬制所需时间延长了不少,这里人手不够用了,正缺一人,而你们这些宫女平时又手脚麻利,颇受主子们的推崇,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你们谁愿意留下帮忙?”

众宫女相对无言,不少人都低下了头,纷纷报以沉默。

帮忙。

在这里帮忙熬药,这无疑是自己嫌弃活腻歪了,此事太危险了,若是做得好便罢了,不好的话,那多半是死路一条。

纳兰梳云与倒是心中一动,正愁着没有办法使用那鹤顶红呢,这下可好,简直是天赐良机,当然内心虽然极为渴望,但她仍旧装作与别人一样,毕竟在谁也表态的情况下,还是以静制动为好。

果不其然。

管事的看众宫女不说话,连道:“我知道你们的顾虑,这样好了,给你们机会,商量着推选一人出来,便由此人来担当稍后的熬药之事了。”

当即。

之前那领头的宫女目光落在了纳兰梳云之处,不怀好意的道,“元宝长得玲珑小巧,但胜在比较灵活,平时大家都很欣赏她这点,大家说是吗?”

“是。”

“是啊。”

“元宝绝对是不二人选。”

“她之前经常熬药,算是极为熟脸。”

所有宫女几乎都附和起来,纷纷指定了“元宝”为最佳人选,只是此元宝非彼元宝,而是由纳兰梳云所化。

对此。

纳兰梳云心中冷笑,这些人真是不可理喻,就因为之前的茗音不慎摔倒,差点牵连了她们的事情,这次众口一致,将矛头指向了自己。

不过如此也好。

那是极好。

留下来熬药,那只能怪宁天阙没有天福了,做一个冤死鬼了。终究是敌人,不需要一点仁慈,能够无声无息地杀死再好不过了,结果很重要,直接将敌人除掉便可,手段倒是其次。

就这样,纳兰梳云留下了,然后与此地的人一起开始了紧张的熬药大事。

……

这一天。

发生了许多令人无法想像的事情,整个皇宫陷入了动乱之中。

第一件事情,宁天阙宁丞相在服用了抓回的药材之后,突然七窍流血而亡,之后经太医诊断,竟然是中了“特级鹤顶红”的毒,中了此毒,自然无力回天了。

而这样的毒药哪来来的?

即使查出来又有何用,谁都明白,这几乎可以断定是三皇子等人所为。

于是。

那些熬药的人以及去抓药的宫女尽数被处死,皇宫的地面上鲜血淋漓,腥气冲天,不过在杀戮过程中,倒是发现其中的一名宫女不见了。

这自然引起了一些人的怀疑。

正当禁卫军在着手的调查的时候。

又发生了第二件大事。

太子幽殿下正在自己的寝宫休息,然后却突然遭遇刺杀,要不是凭借多年来隐藏的武功,并且付出了一条手臂的代价,恐怕他尚未登基,便丢了小命一切烟消云散了。

令人无法接受的是,那行刺的两个刺客,居然生生逃离了皇宫,看他们的样子以及所走的路线,显然是那种熟悉皇宫的人,不用想,这些人仍旧是三皇子等人一方的。

一时间。

太子幽快疯了,癫狂了,因为局势逆转。他知道,这是龙玉清的反攻,这是准备一决雌雄了,成者王败者寇,一番厮杀在所难免了。

但没有想到,这第一步的反攻就差点让他这边阴沟里翻船了。

毕竟宁天阙的死去,断了太子幽最强有力的支持,就连他自己都变成了残疾,这对向来追求完美在意表面的他来说,无疑是一场噩梦。

然而事已如此,为今之计,只能主动出击了。

很快,太子幽便派人给众将领传令,不惜一切代价踏平三皇子的府邸,那一方的人,一律杀无赦。

一场血流成河的战争并未开始。

因为太子幽的派出的传令之人,没有送出命令,因为那些将领无一例外,均被人莫名其妙的刺杀了,现在那些军营完全陷入了暴动之中,一些人恐慌不已,要不是副将强行压着,有些士兵早就逃跑了。

当太子幽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先是放声大笑了好一会,仿似是一种发泄,完了之后,他披上龙袍,这也算是他提前成了皇上的一种象征。

御驾亲征,太子幽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所有士兵由他亲自掌控。不过此过程中,龙玉清自然没有闲着,而是进行了多次的突袭,扰乱了太子幽一方的军心,纵然没有杀敌,但取得了战争的先机。

这一场战争。

持续了两月有余,最终太子幽一方的一半士兵诡异性的集体倒戈了,故而太子幽就算能力再强,也无法控制战局了,顿时溃不成军,彻底成为了失败的一方。

因此。

太子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失败便是死亡,这毫无争议。

东离国经过这次内乱,终于一统,然而这时候真正的掌舵人并不是龙玉清,而是四皇子也就是曾经的“翼王”,单看做皇帝的人选,他倒也是中规中矩的人选了。

其实关注天下的大有人在。

有识之士,自然看出了其中的疑点,按理说,这一场内乱伊始,各国应该都收到了消息,这正是除掉东离国的最佳时机。

可是其它三国竟然没有任何动静,就这样静静的围观事情的发展。

这一切当然不可能是没有人暗中调控,这内乱开始之前。

两个重要的人物,纷纷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纳兰梳云将之前从扶桑手中得到的金牌外加一封加密书信,送到了北昊国,无非就是告诉扶桑,切不要轻举妄动,大家相安无事便好。

同时,冥夜也写了一封书信送到了南开国,以他太子的无上身份,南开国君也就默许了儿子的做法,选择了按兵不动。

于是。

这两个大国都选择了不插手东离国的内乱之事,那即便西凉国皇帝再如何狠辣,也吓得不敢动手了,谁知道,他这里的军队会不会前脚刚派出去,后面就受到别人的攻击。

为了一个支离破碎,国力削减的东离国,来冒这种风险,完全没有必要。

……

如此。

天下四国仍旧鼎立。

某一天,冥夜离开了东离国,回到了自己的国家,成了南开国的一国之君,尽管喜欢自由,但他的父皇久病成疾,已经神游而去了。别无他法,这是一种责任,他必须继承皇位,巩固祖宗的基业。

与此同时。

纳兰梳云的真实身份在东离国不是什么秘密了,原来他并非真正的平阳公主,而是一只替罪羔羊,乃是纳兰青竹之后,是唯一的后人。

对于纳兰家族的惨剧,但凡听闻之人,纷纷报以不平,这天下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了,东离国百姓开始同情起纳兰梳云,开始打听她的一些消息,然后慢慢认识了三皇妃。

这才知道。

三皇妃是巾帼女子,一身武功出神入化,而人却和蔼可亲,没有一点架子,甚至更加知道了,在当时铲除真正的恶人太子幽的时候,出力最大的正是三皇妃了,若是没有她,恐怕整个东立国就落入了坏人的手中,说不定现在大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总之,有很多东西,据说是传言,却传得神乎其神,不过纳兰梳云始终没有出面解释,故而有关于她的一切,越发形成了一个个谜团,成为了东离国百姓经常提及的话题。

五年光阴尽。

东离国的国力已然恢复到了当年的水平,甚至更上一筹,在某些方面,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了。

这一日。

东离国忽然发动大军,借道北昊国,直奔西凉国腹地而去,一路势如破竹,打的西凉军队节节败退,但显然,想要完全击溃西凉国的主力军,尚且需要长久的时间,即便是一方军队再强,但作为守方而言,占据了天时地利,这就形成了一场拉锯战。

在这一次次的碰撞之中,东离国始终有两人一马当先,一人身穿黑衣一人则身穿红衣。

身穿黑衣的正是纳兰梳云,她早已摸透了这里的武功,然后融合进了自身的杀手之术当中,现在一身本领,已经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地步。

一人骁勇,胜过十万大军。这绝非夸张之言,纳兰梳云每次攻城略地都冲在最前方,却从没有受过一点伤,反倒屡次斩杀敌方的大将。令西凉国一些将领闻风丧胆,原因无它,实在是纳兰梳云太变态了,专门盯着这些将领绞杀,一开始没有人了解这个,所以前面两个将军死得真是太冤了,否则要是知道的话,还不有多远躲多远。

紧接着。

发生了一件奇怪而滑稽的事情,西凉国的军队每次迎敌活者撤退,都完全看不到将领的身影,无论你怎么找都没有用。

可见纳兰梳云现在给人的感觉多么可怕。

而另一道红色身影,始终跟随在纳兰梳云的身旁,好似形影不离,这人自然是龙玉清无疑了。这家伙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他只是跟着纳兰梳云而已,几乎没有出手过,视战场如同玩耍。

其实不仅仅纳兰梳云的武功提高了,连龙玉清也学会新的东西,他在纳兰梳云的启发下,创造了属于他自己的一种身法,这种身法比之当年扶桑的游龙步不逞多让,甚至在特定的时候,比游龙步更加的诡异。纳兰梳云也不得不承认,即便她的武功已经登峰造极了,但想拿下龙玉清,仍旧只有七成把握而已。

而七成对于龙玉清这种狡诈的人来说,几乎是等同于虚设。除非拥有十成把握,否则别想有成功的可能。

“娘子将军,为夫会一直陪伴你的身边,守护你。”龙玉清在纳兰梳云的耳边的话一直这么几句,“知道你喜欢杀人,那就杀吧,什么时候杀累了,咱们就去过自己的生活。”

的确。

纳兰梳云如今的实力,纵然身处千军万马,但依旧如入无人之境,不过凡是有意外,可是别忘了,龙玉清始终形影不离,而他又从来没有出手的打算,为的正是守护纳兰梳云,以防不测。

而大家明白,若是纳兰梳云真得遇到了什么危险,想必这一身红衣的龙玉清,多半会用自己的身体去抵挡任意危险,这是用自己的生命守护着自己最重要的人。

没错。

是最更要的人。

龙玉清坦然自己爱上了纳兰梳云,并且使出了他的无数招数,终于一举让纳兰梳云暂时点头同意了他们的相处,为什么说是暂时,因为纳兰梳云说过,是否做龙玉清真正的妻子,那可就看她的心情了。

心情。

龙玉清当时听见这个说法,顿时无言以对了,能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夫妻,最关键的还是踏出最后一步,况且天下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龙玉清本身非常喜欢孩子,而且已然到了一种疯狂的地步。

只不过以前他没有往这方面想,而且想法太疯狂超过了一点的界限,所以选择了沉默,而现在,既然纳兰梳云算是默许了,龙玉清的心情可想而知了,顿时变得活跃了起来。

“爱妃,让我们一同拥有自己的孩子吧。”龙玉清时不时的念叨,后来他放弃了王爷之位,于是高口了,“小云云,你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咱们把正事办了,这都多久了,该圆房了。”

愿望是美好的,只是一切不过是空想而已。

但以龙玉清的品性,既然做不了,那怎么能行,难道能想想也不行了,其实有时候做梦的时候,都会梦见这些,那感觉也倒是有几分真实。

“该醒醒了。”纳兰梳云对这些话,回的最多的就是几个字。

确实。

该醒醒了,省得龙玉清天天做梦的活着,说白了,这变态现在整天不离“圆房”“生孩子”“该办正事”这些字眼,这无论哪一个女的听了,多半是没有什么好心情。

东离国在推进,西凉国一次次失败。不久后,更雪上加霜的一幕震惊了天下,南开国居然趁着这个时机,从另一方向,给了西凉国致命一击,很快,大军直接包围了西凉国。

又没有多久。

东离国打败了西凉国全部的余留军队,也将大军驻扎在了西凉国的帝都之外,并遥望南开国的军队。

纳兰梳云远远的看着南开国军队最前方的那道明黄色的身影,往昔的记忆涌上心头,想不到冥夜亲自来了,没错,这一次兵发西凉国,为了争取最快的速度,她写了封书名交给了冥夜,也就是而今的南开国君,双方达成了共识,合作荡平西凉。

当然。

这中间借道北昊国,并让北昊国一直不参与这事情,纳兰梳云为之也做出了努力,她只是孤身一人,便潜入了北昊国皇帝的寝宫之中,然后与他聊了一晚上,便促成了这次合作。其原因不难猜想,能以一人之力,入得防守最严密的深宫,且无一人发觉,这简直太可怕了,换而言之,若是纳兰梳云想杀谁,除非那人本身就武功极高,或许能逃过一劫。但另一种,那边是死路。

北昊国皇帝当然不想死,尽管他能躲起来,但没有必要那样去做,那只是下下之策,况且纳兰梳云只是谋求一次合作而已,并无一点恶意。

于是。

这次合作便成了

只是事后一想到纳兰梳云的过份强大,北昊国皇帝等之情的一些人,便忍不住直掉冷汗。这天下谁都能得罪,就是不能的做这个女人。

“哼,有什么好看的!”龙玉清冷哼一声,“不要忘了你是我小云云,怎么能够盯着别的男人看这么久!”

纳兰梳云不为所动,知道这变态也只是动动嘴皮子而已,直接选择了忽视。

“入城。”纳兰梳云对着身边的将领吩咐道,而后起码踏入了久违的西凉帝都,军队随后跟上。

此时的西凉国帝都早就归降了一大半的人,剩下的都是一些身居要位的大官,他们深知就算投降了,也没有半点用处,作为失败方的国家人员来说,他们只有死的份,既然如此,不如选择自己死,这样还有几分脸面。

东离国的军队开进了城中。

而另一边的南开国军队,却不动分毫,只是远远地看着这一幕。有许多人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国家的国君在想什么。

“走。”身穿龙袍的冥夜,也许叫南开夜更为合适,天下人都知道,他是南开国的国君,治国严谨,又为百姓着想。

“圣上。”身为最了解圣上的老臣,南开国的丞相只能暗自摇头了,“唉……”一声长叹,道不尽的万千情绪。

几个时辰之后。

纳兰梳云打开了西凉国皇宫之中的这处地下宫殿,里面的构造布局饶是以她的定力,仍旧为此震撼,想不到地下宫殿也能修建到这样的地步,想来西凉国皇帝下了不知道多少功夫。

到了此时。

西凉国已经灭亡,而经人透露,这西凉皇帝正在这地下宫殿,而由于深知西凉皇帝的为人,知道他不敢自缢,纳兰梳云倒是没有那么急切了。

不自杀。

那再好不过了,这正是她想要的结果。

片刻后,一处广阔的殿堂中,纳兰梳云见到了两人,一人正是西凉皇帝,只是他没有往昔的风采,整个人萎靡不振到了极点,很明显是没有好好休息的缘故。而在他身旁,一位女子被绑在奇形怪状的椅子上,正仰躺着,一身狼藉,竟是平阳公主。

只是她虽然长得像纳兰梳云,但此时平阳公主的状态实在说不上好,被折磨的不成的样子,看周围遗留下的一些痕迹,以及她身上的破碎衣衫,不难想象,这是受到了何种屈辱。

父亲对亲身女儿施暴。

一国之君与一国公主苟合。

这简直道德沦丧,人文败类,为天地所不容。

“快,快救我。”平阳公主声音沙哑,看了纳兰梳云许久,记忆回到了许多年前,“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既然能够进来,求你救救我。”

平阳公主对自己的遭遇,也是受到了不少的刺激,这几年间,有无数次的机会自杀,然而她与西两国皇帝如出一辙,实在是没有勇气跨出那一步,等于苟喘残延到了今日。

当然。

这期间自然要承受来自于自己父皇的残暴行为,不过时日久了,也就麻木了。如今看到了希望,自然不会放过了。

“你很悲哀。”纳兰梳云的眼中毫无怜悯,因为这对父女性格完全一样,只要有了翻身的机会,便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尖酸、刻薄、冷血、阴险……绝非善类,“过了今天,西凉国就会成为历史。”

“我不相信,你骗人。”平阳公主还幻想着逃出生天,重新开始生活。

“西凉君主,我要是你,现在就该有骨气一些。”纳兰梳云掏出一瓶鹤顶红,轻轻一抛,落在了西凉皇帝的面前,“了结你女儿吧,这么多年了,你的罪孽太深重了,既然平阳的生命是你赐予,那么由你收回也无不可。”

西凉皇帝仿佛陷入混沌之中,双眼无神的抓起小瓶,往平阳公主处走去。

“你不要过来,你不配做人……我诅咒你永世不得超生,别过来……”平阳公主不知哪来的力气,嘶声怒吼,然而嘴巴很快被药瓶堵住了,一双仍旧明媚的俏脸登时被恐惧所取代。

鹤顶红即刻生效,平阳公主死,一双眼瞪得滚圆,再无神采。

“我后悔,当初没有杀死你,不惜一切代价。”西凉皇帝语气颤颤巍巍,“我查过了,这些年东离国若是没有你,绝没有可能发展的那么迅速,我只希望你给我一个痛快,最好不要让我感觉到一丝痛苦,因为我害怕……”

话未说完。

一声清冷的声音响起,“如你所愿。”

紧接着。

一道白线一闪而过,噗的一声,一把剑穿过了西凉皇帝的脖颈,纳兰梳云的这一剑好似抽刀断水,虽然激烈但平稳异常。

这一剑。

直接断了西凉皇帝的所有神经,自然是无任何痛感了。下一刻,只见他脖颈处一道红线慢慢清晰起来,那是剑切开的口子,鲜血缓慢溢出,而后,一颗头颅滚落在地,无头尸体随之倒下。

自此。

纳兰家族的大仇得报,多年来努力终于获得的成功。

……

这一战之后,西凉国不复存在,领土被东离、北昊、南开所平均割据,天下变成三国鼎立,而这三国鼎立,一直延续了数百年之久。当然,这是后话了。

……

总之。

从某一天起,东离国的三皇子,曾经的银面阎罗带着他的爱妻消失了,而纳兰梳云的事迹渐渐变成了一种传说,只能存于人们的记忆之中了。

“小云云,你真是太厉害了,竟然知道造这种小船的方法。”一望无际的蓝色海洋上,一艘奇异的小帆船破浪而行,上面坐着两道身影,而小帆船是借着风力而行,任意的漂浮在水面之上。

说话的正是龙玉清,他身穿一条花布裤衩,上身是一短袖,这样的打扮在古代是绝无没有的款式,不过纳兰梳云到底是穿越而来,自己设计做一些简单的衣服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大海之上太炎热了,还是穿以前的短裤短袖比较实在。所以,她随手做了几套。

此行的目的是离陆地不远的一处海岛,以前纳兰梳云学过一些勘测的知识,她敢断定,不远处应该会有一处世外桃源,正适合现在他们的隐居。

没错。

离开了世俗,放弃了一切荣华富贵,只为过安静而平淡的生活。人的一生,不过如此,若是一个环境中只有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想必就算再如何平淡,也能很融洽的生活下去,而环境一旦五彩纷呈了,便充斥着无尽变数。

“怎么不说话?”龙玉清目光灼灼的盯着纳兰梳云,“你说前面有世外桃源,如果这是真的,我倒也满意了,到时候那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平时干啥事也没人打扰了,嘿嘿……”

“哼。”纳兰梳云冷哼一声,这变态的思想永远那么不着调,一开始也没想到他会答应隐居,谁知竟然一口答应了,这倒是省了不少功夫,免得劝说了。

“小云云,反正按照你说的,这风向估计在夜晚降临之前不会变了。”龙玉清搓了搓手道,“而且按照预算,我们夜晚正好能够抵达那世外桃源,我在想……这期间我们是不是应该找些有意义的事情来做,比方说……”

说到这里,这变态居然破天荒的脸红的起来,“之前该摸的都摸了,该亲的都亲了,就差最后一步了,小云云是不是能够让我美梦成真如愿以偿了?”

本以为纳兰梳云依旧会拒绝,因为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多到龙玉清已经快麻木了。

唯一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龙玉清脸红了,不知是兴奋的还是羞意所致,这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嗯?”龙玉清忍不住追问,“怎么又不说话,别不理我啊……”

在他的注目当中。

纳兰梳云美眸一眨,堪称豪迈的一把扯掉了身上的长衣,露出了妙曼的曲线,嫩白手臂一个环绕,勾住了龙玉清的脖子,红唇随之凑了上去,翻滚中,两人的衣服毫无顾忌的一件件的扔进了大海……

苍茫大海,如同蓝宝石点缀,上面一点帆船儿摇曳不止,顺着波浪而行,忽上忽上的节奏,仿佛谱写一曲唯美而永恒的诗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