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番外:涅槃(2)

小说:黑天鹅作者:颜月溪更新时间:2019-01-17 02:11字数:200505

  慕晴没到过基层部队,看什么都新鲜,把他的房间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一会儿都不闲着,萧磊想抱抱她,总是抱不到,只好跟在她身后。

  “你现在这住房条件可比军校强多了啊,有独立单间儿了,还带卫生间。”慕晴检查了一遍之后对部队的居住环境很满意。

  “那是,我们这是卫戍区,条件好,连级以上干部就能有独立房间。”萧磊不无得意的说。那时候他还没毕业,他爸爸就替他安排好了,先下基层锻炼锻炼,再去四总部的机关。

  慕晴抿嘴一笑,视线落在他肩章上,手指抠他肩章上的星星,一抬头看到他胡子,奇道:“你这胡子怎么回事呀,怎么一边有一边没有啊?”

  萧磊这才想起来胡子只刮了一半,大笑:“还不都是因为你,我胡子刮了一半接到你电话,着急见你。”抱着她,拿有胡子那半边下巴扎她小脸,久别重逢的小情侣要多亲热就有多亲热,一起滚在床上紧紧相拥,分不开,怎么也分不开。

  “慕晴……”

  “嗯?”

  “我的小美妞儿,你这次回来我怎么觉得你又漂亮了,回头脱了衣服让我好好检查检查。”萧磊坏笑。慕晴掐他的背:“狗东西,你越来越坏啦,还军官呢,一说话就暴露了本性,像个流氓。”

  慕晴每次回国都会买好多东西给萧磊,有穿的有用的,虽说他在国内什么都不缺,她心里就是惦记,一看到适合他的东西,她就想买下来送给他。

  有时是一条围巾、一件毛衣、有时是一本有趣的小说,银制香烟盒、酒壶、雪茄盒,东西都不算贵重,可每一样都是她精挑细选的心意。

  晚上,她替他整理衣柜收拾衣服的时候,他抱着笔记本上网,她跟他说话,他总是有一句没一句,不禁让她有些生气,她大老远来看他,他都不陪她聊聊天。

  “我饿了,你去给我弄点吃的。”慕晴灵机一动,想要整整萧磊。萧磊还挂在部队内参网上和军校的同学聊天,头也不回:“不是刚吃过晚饭,怎么又饿了?”

  “我就是饿了。”慕晴想撵他出去一会儿。“好吧,我去食堂给你买几个包子。”萧磊拿起军装穿上。慕晴摇头:“我不吃包子,你去小卖部给我买泡面吧,我想吃泡面,来的时候我看到有小卖部。”

  “那小卖部走过去要十几分钟,还是吃包子吧。”大晚上的,萧磊不想走那么远。慕晴摇头,撒娇,非要吃泡面不可。萧磊没办法,只好出门去小卖部买泡面给她吃。

  把他支走了,她立刻展开行动,用手机下载了一个碎玻璃壁纸,再用数据线上传到萧磊的笔记本电脑上,把他原来的壁纸给换了,这样一来,他的显示屏好像被打碎了一样,干完这一切,她窃笑不已。

  听到他脚步声从走廊上传过来,由远及近,她故意把椅子碰倒了,确信他能听到动静。“啊——”为了更逼真,她惊叫一声。果然,萧磊听到声音之后,飞快的冲进房间看究竟。

  “对不起。”慕晴指了指笔记本显示屏。萧磊看到显示屏碎裂了一样花了一大片,表情十分奔溃,新买的苹果笔记本就这样报销了,多少有些心疼,可又不能责备她,苦笑:“没关系,过来吧,别被碎片扎到了。”

  慕晴恶作剧得逞,笑得弯着腰,萧磊顿时起疑,跑过去一看,手摸摸,显示器根本没坏。小丫头狡猾狡猾的,肯定是她干的好事,先是调虎离山,接着恶作剧,故意要逗他。

  “小坏蛋,你敢捉弄我。”把罪魁祸首推倒了压在身下,萧磊好好地报复她一番。慕晴咯咯直笑:“谁让你那么傻呀,大傻瓜。”

  萧磊狠狠的咬她脖子:“小东西,你还挺得意的啊,我是怕你被显示屏里的电路板电到好不好。”慕晴左躲右闪,身体扭来扭去,趁他不注意,从床上跳起来往浴室跑。

  萧磊追过去,在镜子前捉住她,抱在怀里,两人一起看着镜子,对着镜子扮鬼脸,她把他鼻子往上推,让他像个猪八戒,他也推她鼻子,两个猪八戒。

  浴室里,热水龙头哗哗的流淌,萧磊看着逐渐被热气模糊的镜子,用手抹了抹,默默的拿出剃须膏抹在脸上,一点一点认真的刮胡子,心里的痛,却是有增无减。

  中午的时候,萧磊带他妈妈去招待所食堂吃饭,司令员夫人难得来一回,团领导本想让食堂开个小灶,萧母一再推辞,不愿麻烦工作人员,食堂也就照她的意思,没有专门去做。

  上了一道清蒸多宝鱼,萧磊看着那条鱼有点发愣。慕晴也爱吃鱼,她到部队来的那次,食堂也做了这道菜。食材虽然普通,难得的是厨师手艺好,鱼烧得非常鲜美。

  默默的夹了一筷子放到小碗里,萧磊细心的把鱼刺挑出来,把鱼肉端给萧母。萧母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儿子到底是大了,也知道心疼妈妈了,他小时候,妈妈就是这样把鱼刺挑出来,给他吃鱼肉,如今轮到儿子孝敬妈妈。

  “儿子,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别再想了。”萧母苦口婆心的劝。萧磊嗯了一声,闷头吃饭不言语。这些天,他都没有好好吃过饭,想起慕晴就吃不下,然而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吃不下也得吃,人活着并不是只有自己,还有父母亲人。

  就像这多宝鱼,学名叫比目鱼,古书里称之为鲽,传说这种鱼因为眼睛长在一边,所以不能独行,必须两条鱼结伴,所谓鹣鲽情深,就是指比翼鸟和比目鱼。如今这一条成了盘中餐,与它结伴的那一条却不知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送走萧母已经是夜幕降临,萧磊独自在营区里走,不远处一群战士正在打篮球,球飞过来正好滚落在他脚边,他蹲□把球捡了起来。

  一个小战士跑过来追球,看到萧磊先是微愣,随即赶紧并拢五指敬军礼:“萧参谋好。”萧磊挤出一丝苦涩的笑,把篮球还给他。小战士见他表情怪怪的,有些奇怪,搔了搔后脑勺,抱着球走了。

  球场边上,萧磊找了一处没人的地方坐着,翻看手机里慕晴的照片,照片有一两百张,每张都非常漂亮,从她十四岁开始,七年间,他替她拍了无数照片和视频,选了最漂亮的存在手机里,已经看了无数遍。

  照片里,她的表情或可爱或安静,看过的人都说,一看就是个乖巧温柔的女孩儿。萧磊不敢闭上眼睛,一闭上眼睛,就会出现她被炸得血肉模糊的样子,这么美丽的女孩儿,一转眼就被剥夺了生命。

  有一张照片是她练功时他拍的,苗条的女孩儿穿着洁白的练功服,修长的手臂舒展,两条腿绷的笔直,她的身姿优美的仿佛天鹅。

  他还记得那天,他看到和她一起练功的男孩儿借着训练的机会把手放在她浑圆的翘臀上轻抚,他当时就气昏了,冲过去把那个男孩儿暴打了一顿,男孩儿被他打得鼻梁骨都断了,被人架出去的时候一脸的血。

  这已经是她第二个舞伴被他打跑了,她为此很生气,好几天不理他。他跟班似地跟在她身后苦求了两天,她也无动于衷。

  “我送你回家。”萧磊看到慕晴下课,殷勤的迎上去。慕晴不理他,背着包扭头走了。萧磊跟在她身后,想替她拿着包,包很大,一看就很沉,她那么瘦,能背的动才怪。

  “你干嘛呀。”慕晴很凶的叫一声。萧磊要从她手里抢包似地,让她很不高兴。萧磊讪笑:“包太重了,我替你背着吧。”“不要你管。”慕晴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萧磊下意识的跟上她。

  慕晴见萧磊一直跟在自己身后,想着上出租车自己走,刚打开车门,被萧磊拦住了,死活不放她走。

  “我送你。”萧磊耍无赖,把她拽到绿化带,抱得紧紧地。慕晴生气:“你很讨厌你知不知道?你把我的同学全得罪光了,现在没有人愿意当我的舞伴,我妈妈还要到医院替你赔礼道歉看人家脸色,你不想再见到你了。”

  萧磊见她小脸绷的紧紧地,知道她是真生气,讷讷的:“那小子摸你,我看着生气。”“谁摸我了,那只是练功时不小心的身体接触。再说,你又是什么好东西,你一见到我就摸我。”慕晴忿忿的,想起这事就生气,觉得萧磊是个醋坛子,一点小事就吃醋。

  “我怎么能跟他一样,我是你男朋友,我摸摸你……是天经地义的。”萧磊当时也才十九岁,正是爱打架闹事的年纪。

  “我正式宣布我讨厌你,你不再是我男朋友了,从现在开始,我俩再没有任何关系。”慕晴赌气的推开萧磊胳膊,想跑到路边去拦车。

  萧磊气急败坏,大力抓着她胳膊把她拉回来,紧紧的抱着她的腰,要吻她。慕晴拼命躲闪,可是她的脸转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不一会儿脸上都是他口水。

  呜呜……慕晴委屈的哭起来,泪水哽咽。萧磊有点慌了,他们在一起这么久,她还从来没当着他的面哭过呢。

  萧磊捧着她小脸,手指抚去她眼泪,亲吻她脸颊:“慕晴,别哭,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就是,你别哭好不好?”她越哭越凶,他怎么哄都哭,他抓耳挠腮急得没办法。

  “叶阿姨来了。”萧磊情急之下骗她。果然,慕晴听到这话一阵哆嗦,眼泪都被吓了回去。自从萧磊打人的事被叶馨然知道,叶馨然就告诫过慕晴,萧磊那小子脾气不好,让他俩不要再来往了。

  没看到叶馨然,慕晴意识到自己又上了萧磊的当,委屈的撇着小嘴抽泣,虽然生气,眼泪却不再涌出来。

  萧磊紧紧的圈着她,在她耳边低语:“慕晴,我是太爱你了,才会控制不住,跟你跳舞那小子,长着一双三白眼,我一看就知道他不是好人,不骗你,我看人特准,他就是趁机占你便宜。我要是不教训他,他以后还得揩油。”

  萧磊对自己打人的行为毫无悔意,就算对方闹到他家闹到学校,他也不后悔,他的女孩儿,谁也不能打主意。他从小到大,和人打架无数,算那小子倒霉,一点也不经打。

  “你太冲动了,这对你不好。”慕晴抽抽噎噎的说。他都是大学生了,上的还是军校,打人是要犯纪律的,万一因为这事被学校开除了,他家里人肯定怨她,这道理叶馨然都跟她说过。

  “我跟你保证,以后再也不打人了。”萧磊信誓旦旦的说。慕晴狐疑的看着他,撅嘴:“我才不信你,你动动嘴就乱保证,就跟狼来了似地,说多了就没了诚信。”

  萧磊一听这话急了:“我什么时候乱保证了,我跟你说的话有做不到的吗?”慕晴白他一眼:“总之,你这人不靠谱儿。”

  “我怎么不靠谱了,你说,我怎么不靠谱了,但凡你说出来我没法反驳,我立刻给你磕头。”萧磊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容不得别人说他什么,尤其是他喜欢的女孩儿。

  慕晴跟他耸耸鼻子:“你就是不靠谱儿,我信你才傻呢,你整天说你爱我,动动嘴皮子不是赌咒就是发誓,我们老师说,一个人说什么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做,你啊……哼,跟别的男生没两样,油嘴滑舌的。”

  萧磊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段话来,想不到她小小年纪竟能明白这些道理,赔笑:“我做的也不差呀,我对你的心你明白不用我多说,我说我爱你也不是骗你,难道你不喜欢我跟你说我爱你吗?既然你喜欢听,我多说两次又有什么不可以。”

  慕晴哧的一笑,男孩儿的贫嘴她听得多了,因此萧磊说上这么一大段,她也分得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跟他在一起这么久,他一直对她疼爱有加,因此她就算生气,也不是真的想跟他分手。

  萧磊见她眼圈还红红的,心生怜惜:“饿不饿,我们去吃日本料理,吃完了我带你去后海蹦迪。”“好。”慕晴一听说去后海玩儿,很高兴。

  往事历历在目,伊人却已香消玉殒。再也不能宠着她任她撒娇,再也不能搂着她哄她睡着,没有思想的交流、没有呼吸的温度,萧磊心里仿佛有把刀,一刀一刀的凌迟心头最柔软的部分。

  叶馨然母女下葬的那一天,叶小舫通知了萧磊。曾经美丽纤秀的少女,如今成了骨灰盒里一抹凄凉的艳魂,萧磊看着骨灰盒被安放在墓穴里,心中倒是渐渐的有了一丝平静。无论她魂归何处,今生,他的心灵就是她最后的归宿。

  不离、不弃。

  无怨、无悔。

  全文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