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女子

小说:不周传说作者:水影月池更新时间:2019-01-17 01:56字数:627930

  怡然认真地点点头。

  “对了,那把玄铁重剑,取回来没?”寒夜又想起感受到玄铁重剑的异常。   怡然扶寒夜过去,玄铁重剑倚在桌边。

  寒夜打量了很久,发现无锋剑刃一边三尺地方有一个小小的几乎可以被忽视的凹点。

  “怎么了?”怡然心头欢喜,口里声音越发年轻得像个桃华姑娘。

  “这把剑,姐姐你可知道什么来历?”寒夜鼻子中充盈起淡淡的幽香,才注意过来,这是怡然的房间,心头一动,接着问道:“姐姐你背我回来的?”

  怡然嫣然一笑,“原来名重江湖的青衣修罗,也不甚重的。姐姐这里断没有男子赶擅入,只好自己背了。幸好你不时个小胖子。”

  寒夜知道怡然怕别人趁自己昏睡暗施毒手,不敢借人之力。“姐姐恩情,寒夜铭感五内。”

  “说的什么话,姐姐不顾着你,谁顾着你?”怡然不再多纠缠这个,“这把剑据先夫说,是偶见一个巴掌大的礁石时,见着半截剑柄露在外面,费了很大劲拔出来。便是这玄铁重剑。无名无号,似乎未曾在江湖中露过面。”

  “这把剑,另有乾坤。”寒夜想起那个背着无鞘巨刀的男子,心中一股豪气顿生。你期待有一天,能与我交手。我知你是破世境绝顶高手!

  怡然疑惑地看着寒夜双目射出来的,属于霸道男儿的光芒。“看把你激动得,一把剑而已。不藉外力才是武道基础。”

  “姐姐说的是。”寒夜心头一惊!三千缘愁!赶紧一摸腰间,别得好好的。虚慌地松口气,把怡然惹笑了。“你怎么紧张那软剑,不会是哪个傻女人送你的吧?”

  “是借的。再没有比那女子聪明的人了。”寒夜由衷地感慨一声,见怡然有些不高兴了。赔笑道:“若她要做我姐姐,我肯定不乐意。”   怡然横了寒夜一眼,“她若要做你妻子呢?”

  寒夜一震,苦笑不已。“这个可不好笑。以后你见着她,也会拿她当知己的。”

  接下来的几天,寒夜与怡然分工,一一询问了岛上男女老少的去留意思。

  逍遥岛这个地方,虽然算是人间胜地。但一个人若没有经历过红尘种种,如何能有一颗平常心过世外桃源的生活?   岛上所有的男女老少都要返回陆地!

  这其中,一半的人巴望着返回;一小半人是犹豫不决,另一小半的人更偏向留下来。

  寒夜背着怡然,跟这一半人讲了下形势。东升镇与逍遥寨血海深仇,不日将攻打过来;而逍遥寨战船、战力与当家的都消耗殆尽,待东升镇破岛之日,一场报仇雪恨的杀戮不可避免。

  这一半人听了心头害怕,也想走了。寒夜又将财库会发给每个逍遥寨众两百两银子的盘缠这个决定讲了,就更铁了他们返回陆地的心。

  怡然可不时傻女人,对寒夜的小动作也当作不知。知道寒夜是担心自己留在岛上被人害了,所以想法逼迫自己跟他一起走。

  寒夜自然也知道这些小动作瞒不过怡然,只要怡然领情就够了。

  男女老少们收拾好各自的行囊,去库房那领了盘缠转到备好的商船上。

  寒夜与怡然用大锁封了库房,寒夜背着导航司南,玄铁重剑仍旧留在别墅里。怡然先行登上头船,寒夜射出引航铁索后也到怡然身边。

  寒夜到这时心头才忍不住涌起些无法摆脱的害怕担忧之感,也不知道云清有没有发病,她们几个都还好不……

  逍遥寨还剩下三艘商船,因为要经常返回陆地购置物件,所有这三艘商船也不比逍遥寨主战船小。

  寒夜所在船上全是被掳来的妇女儿童,打单的逍遥寨众在最后船上,夫妻对的在中间船上。

  三只船出了雾区,便各奔东西。寒夜所在船只,要返回东升镇。

  逍遥寨解散这个事情,对怡然影响很大,自船离开逍遥寨后,怡然就再没跟寒夜说一句话,整天都闷在自己隔间里休息。

  寒夜可苦了,一边要组织力气大些的女人掌管风帆,一边自己还要掌舵,还要不时跑去怡然门口敲门问声安好。   怡然听到寒夜问安,也只是不冷不热地应一声。

  直到第五天正午,这条商船才看到东升镇天空的巨扶桑。

  寒夜心头落下大石头,因为久久不见陆地,寒夜还几次三番以为自己方向弄错了。

  怡然慢悠悠走到寒夜身后,寒夜闻到熟悉的幽香,有些无措地微微回头。“姐姐。”

  “据说你那红罗刹也是个狠人,你可想好怎么应对?”怡然冷眼看了寒夜一眼,走到船头,东升镇的巨扶桑,真的好高好高,还以为只是传说,原来真的高接云天。

  寒夜走到怡然身边,脸上已经轻松起来。“戚怜就是对坏人和我狠,姐姐不需担心。”

  “我才没什么好担心的,我是你姐姐,以后她想进门,还得我也点头了才成,知道不?姐姐是担心你,我没看着你的时候,不知道那丫头要怎么收拾你呢。”怡然一通抢白,让寒夜脸皱成一团。   东升镇东城头,东门再一次被修好。

  连着下了一旬的雨,今日才云散日出。小青自慕容奇处要来了瞭望镜,回小院拉着戚怜与花无雨就往东城头奔,冷无霜急忙抓起云清衣袖跟去。

  “怜姐姐,今日师兄当可归来了吧?”小青一边小喘着气,一边问戚怜。

  花无雨立马笑出声来,“小青啊小青,江湖骗子的话,你还真当真了。”

  戚怜脚下一个加速,堵在二人身前。不阴不阳地看住花无雨。“怀疑山人?成!今日山人便与花无雨姑娘你打个赌。”

  “呵呵,戚半仙被踩着小尾巴跳起来了,说吧,怎么赌!”花无雨今日心头也意外地开朗高兴,想是连日阴雨总算放晴所致,想到寒夜跟师傅的赌约,一时兴起高兴,应了戚怜的玩笑。

  “若今日小青姑娘那师兄归来,花无雨姑娘你,欠戚怜一个要求。他日不论什么地点什么情形,只要戚怜要求,花无雨姑娘不得有任何推托之词。”戚怜的神色让花无雨有些害怕,微微气恼道:“若小青那师兄今日不回来,是否就换做戚怜你欠无雨一个无论如何也要答应的要求呢?”

  “正是。”戚怜展颜笑得很开心,“小青姑娘,我们走。”

  花无雨一时愕然,冷无霜听得真切,心头也不禁疑惑,戚怜如何这般肯定?

  云清心头轻叹一声,心疾很久没发作了。“无雨姑娘,你失策了,换做我,肯定不跟戚姑娘打赌。”

  “师兄!师兄真的回来了!”小青在城墙上,冲刚才到城墙下的三人欢喜地大喊道。

  花无雨与冷无霜相顾一眼,冷无霜看花无雨表情一点也不懊恼,心头一热。也是,换做是我,也愿意输了这个赌约,见着寒夜今天回来。

  三人紧步登上城头,果然看到远远的过来一艘大船,借小青手里的瞭望镜一看,船头那人,果然依稀看得是寒夜。

  戚怜已经请城头巡逻的神卫回神卫营报信,因为那船上还有不少妇孺。

  寒夜远远看到岸边的四女一男走向码头方向,长舒一口气。幸好云清无恙。

  青衣修罗只身潜入逍遥寨的事情,木洋也是知道的,与公孙敖前后脚接到神卫信报:青衣修罗寒夜,解救了一批妇孺,马上靠岸。

  二人都不禁意外,未曾想这年轻人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   一大批神卫突然收到命令,最短时间内赶往码头。

  逍遥寨商船已经进得能看清岸上人们的模样,不少妇孺开始哭泣起来,曾魂牵梦绕的陆地,自己真的回来了。被逍遥寨自东升镇掳走的妇孺更是哭得厉害。

  出了逍遥岛,若有男女老少都张罗着穿上了普通的衣物。怡然着一身灰黄色裙衫,不带点金首饰没抹半点脂粉,站立在寒夜身边也如临凡仙子。   码头边的所有男人们都看得呆了,女人们也如此。

  戚怜静静地打量着船头寒夜身边那个也一直静静打量着自己女子,只在寒夜脸上扫了一眼,视线便凝固在那女子脸上。那女子最美的地方并不是无可挑剔的五官,而是眉眼间无法忽视的韵味,隐隐有三分柳姨的味道。

  花无雨心头为寒夜高兴,他果然平安归来。只是那女子,呵呵,这下又热闹了。

  冷无霜自惊叹那女子的女人味中回过神,发现身边的云清也正直直地看住那女子,心头升起些奇怪的感觉,嘴角不由得挂起一丝打趣的笑意。“云公子,那女子,是不是美得无法言喻?”

  云清看了冷无霜一眼,难得实实在在笑一个。“那女子是美得无法言喻,可是云清心里,只要无霜你。”

  冷无霜未听云清说过如此体贴的话语,不由得闹了个大红脸,心头欢喜脸上却板着,“无霜只看到云清你看那女子,眼珠子都不会动了。”

  “无霜姐姐,这也不怪云公子,你看他们……”小青跳过来指了指别的人,“你看他们,连醉酒卫神二位大人的眼珠子也不会动了呀。”

  小青声音虽小,音调却高,周围一大圈人都听得清楚。被点了名的醉酒卫神二人老脸一热,都不满地瞪了小青一眼。“你这小丫头片子,平素就是惹祸精不是!”

  公孙敖与木洋、木桑父子哈哈大笑起来。“寒少侠身边那位姑娘神若天人,我们这些凡人看得眼直,也是合情合理。”

  东升镇里有听到风声的百姓,闻说青衣修罗自逍遥寨解救回一批妇孺,立马闹腾开了。   逍遥寨自东升镇掳走了不少人的!   很快,一批批百姓涌出城往码头赶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