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大硕第一琴

小说:贪财公主:误惹极品绑匪作者:枵岩更新时间:2019-01-17 01:55字数:441923

不知道硕皇是有意还是无意,看到我后只是神情淡淡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寻我麻烦。

虽然今日我难得盛装打扮,可也只是略施粉黛,并非浓妆艳抹看不出模样。所以,他老人家一定是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这敢情好呢!

不过硕皇放过我,四周再次响起细碎的议论,显然不打算放过我。

“咦?这不是心怡夫人吗?”

“没想到心怡夫人越发漂亮了,被男人滋润的?哈哈……”

“她不是毓泽君的女人吗?毓泽君让她参加比赛是什么意思?现在毓泽君求娶咱们公主,她显摆琴艺难道是想给钰嘉公主一个下马威?”

“你没听说啊?这女人爬了哥哥的床又爬弟弟的,现在谁也不稀的要了,才来咱们这里躲一躲!本来名声就不好,别看她现在这幅样子,指不定在屋里有多骚呢!”

“呦,没人要?不如我们要来感受感受?”

“你家那个母老虎,你敢吗你?别还没感受,人就被玩死了!等我回头感受了,给你说说水不水,哈哈哈……”

比起男人们的粗俗****,女人们显然更加关注细节。

“之前听人说见到了心怡夫人,还以为看错了,没想到竟真是。”

“看到她那身衣服没?好像是蔓罗娘子最新出的幽兰一品,据说蔓罗娘子用了十年心血才制出这一件天仙裙。”

“她头上的首饰不就是婺仲阁刚从西域带回的那套吗?整一套可是我家老爷几年的俸禄啊!”

“听说当时好几个世家千金都看上了那首饰,结果却被画总舵主高价得了。怪了,怎么会戴在她头上?”

“难道说画总舵主送给她的?”

“我听说画总舵主最近看上一个女人,该不会真的是她吧?”

“真的假的?这种破鞋?”

“估计也就玩玩,画总舵主有权有势,这点小钱他哪里会在乎?”

“这心怡夫人果然有手段。”

“刚刚那琴曲弹的很好,看来勾男人多少也要有点本事。”

“风骚,也得先有点风情才能骚呢!”

“……”

硕皇迟迟不发话,议论便止也止不住。

我静静的挺立,一直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虽然我也不能说自己可以完全无视这些诋毁,非议和嘲笑,但至少我早已学会了淡然处之。

这时,一直调戏宫女调戏的不亦乐乎的敬王,突然晃晃悠悠下了坐席,有几分疯癫的跑到我身前。

分明是丑态,可他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都让人移不开眼,倾城绝代风情万种,美人就是有优势。

而他这诡异的举动立刻让大殿里每一个人瞪大了眼睛,忘记了再要说什么。

敬王直愣愣的盯着我,接着,有几分不悦的一把抓着我的下颌:“墨凝?你以为你变成这样本王就不认识你了?你怎么会来参加琴艺比试?为什么本王都不知道?”

不待我回答,他又狠戾说到:“刚刚哪个议论她了?本王告诉你们,墨凝是本王的人。而但凡是本王的人呢,只许本王说她不好,旁人可不能够,听到没有?你们若再让本王听到一句屁话,信不信本王摘了你们的舌头。”他一面说,一面还不忘用阴沉锐利的目光环场一周。

人人皆知敬王荒唐,而他说的话也的确有点胡闹,可这一刻,或是被他气势所摄,或是多少要给王爷几分面子,又或是觉得没必要和敬王杠上,出现一些无谓的纷争,总之,殿内顷刻间再次鸦雀无声。

我曾是敬王人的这件事,相信坐在大殿里的没有不知道的。上次四皇子的事情,闹的可不小。

其实,为了要《琥赋全书》,我来瑞城后不知道给敬王送了多少封书信,都石沉大海。以他和樊王的关系,他又岂会不清楚我参加琴艺大赛的事情。所以道理很简单,他此时,是在帮我解围。

尽管他这一刻言辞犀利霸道,甚至维护的有点过激,只会让人们有更多的理由嫌恶我,可我心底还是对他的好意颇为感动。

敬王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捏着我下颌的手很快落在我胳膊上:“喂喂,小没良心的,你以为你帮本王要回几个钱庄就完事了?爷这需要你的地方多了!”

说完,敬王又望向了硕皇:“父皇,墨凝既然拿了头名,奖赏总该有吧?”

对于敬王之前的行为,硕皇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制止的意思,或许他也想从敬王的表现来印证我曾经对他说的真假。很简单,我忽悠他儿子,教训教训一下也就罢了。可若忽悠他老人家,那可就是欺君之罪了!

敬王这一副护犊子的表现,虽然幼稚荒唐,可足以证明了他和我的关系。

被儿子“问话”,硕皇总算徐徐开口:“奖赏,自然有的。不知心怡夫人……”

“父皇,她叫墨凝。”敢这般公然打断硕皇说话的人,怕也只有没眼色的敬王了。

硕皇似乎早已习惯敬王的各种无理取闹,被打断也没什么不悦,顿了顿改口道:“墨凝,你可愿进宫?”

进宫?我心下沉了沉,面对硕皇说不愿意显然不合适。可进宫我能做什么?琴师?还是说变成老家伙的女人?无论哪个,都不是我要的。

这种含糊其辞的问话很讨厌,让我不知道该如何更好的婉转拒绝。

敬王此时像小孩子般,气鼓鼓的涨着腮帮子,幽怨的望着硕皇:“父皇怎么可以和儿臣抢人呢!墨凝才不要进宫!”

哪怕有点撒娇意味的抗议,敬王这般演绎起来,都不会让人觉得有任何突兀和奇怪,反倒挺挠人心的。

这该死的摄人心魂的美色啊!

硕皇闻言竟哈哈大笑起来:“瞮儿,你这一再护着墨凝,朕看你多半是想抢了她的奖赏?”

敬王意外的摸了摸耳朵,接着懊恼的扁扁嘴:“又让父皇猜中了,没意思。”

硕皇面上笑容渐淡:“今日朕就赐墨凝一个‘大硕第一琴’的封号,享一品诰命夫人俸禄。至于奖赏,既然是你的人得了,回头自然少不了你的。”

“那……”

硕皇打断,笑骂道:“那什么那,答应你还能骗你不成?去去去,消停一会儿,别巴巴晃得朕眼疼!”

虽然御赐封号,一品诰命瞬间让我成了整个大硕,甚至是大巽都极有身份的人。可我更关心的却是,属于我的奖赏就这么不翼而飞了?!

见鬼的!我刚刚竟然还感动于敬王的维护!

我可真是太天真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